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无自觉少女(全本) > 分卷阅读3
    惊人。

    而她弹琴时认真的表情让我有一种想戏弄她的冲动。

    随着她有力的指法校服的两处膨胀有时也忽然一跳。

    我好奇凑过去对着左边那团轻轻一戳。

    她对此毫无知觉身体却下意识一颤。

    这反应有趣极了。

    我像是以放大镜聚光烤虫子为乐的小孩好奇戳了又戳。

    可她的基本功真的很扎实就算颤之又颤琴声也丝毫不乱。

    这激起了我的好胜心。

    右手摊开。

    我学着很多人描述的那样轻轻贴在她左乳的前端。

    还没有按下去一种柔嫩细腻的触感就触电般传来。

    这、这是什么……

    那种绵软中带有一丝丝弹性的感觉还有存在感激增的少女乳臭都是前所

    未有的。

    不不对。

    重点并不是触感上的特殊。

    而是一种生理上的仿佛某种远古时代就铭刻于双手的渴求此时终于满足

    了一般。

    呜啊——

    我不禁绕到她的背后伸出双手重新贴上了她的胸部。

    一只手完全拿捏不住不不如说两只手也不行。

    我的双手呈空心掌扣住她双乳左左右右晃动。

    随着我的动作她的胸部也摇摆起来。

    浑圆的触感左奔右突。

    我狠狠向下一按同时我瘦弱的胸膛也贴上她的背部。

    一股酥麻的电流连接着我们她的琴声终于变得古怪。

    她疑惑于自己为何会犯下这种错误而我却又一次揉入她的一对雪兔。

    这次是一种一切都棉化的感觉。

    我感到自己快要沦陷了。

    不不要这样。

    明明贫乳才是人类的未来。

    那天之后我陷入信仰变更的自我消沉。

    由于我过于消沉所以需要一些东西来缓解压力。

    比如柰子什么的。

    之后的这段时间我每天都要在她弹琴的时候留下从后面或左边或右边揉

    她的柰子。

    我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把脸埋进她那对膨胀之中。

    那种膨胀甚至连校服后面都拉扯得绷紧拉扯出一条条细长的横褶呢。

    至于前面则像在素描版上用各种凌乱的线条勾勒出完美而立体的球状。

    平时她略略佝偻着身子这还没什么。

    但弹琴时她坐姿端正。

    这时从侧面看去形状极为突出乳首略现有种向前挺起的动态感。

    我忍不住啦。

    琴凳下面倒是比较高而且空无一物。

    我钻进琴凳翻过身从她的身前探出头。

    一般弹琴时胸口不会离琴键太近。

    但她规模过于明显几乎已贴上琴键给演奏带来困扰。

    我的头此时正顶在她两腿的膝盖上。

    她的腿略略分开但还没留出让我起身的空隙。

    我只好按住她的膝盖将两条腿向两旁分开。

    她的丝袜已盖过膝盖。

    我听到头上传来她轻轻的呼吸声夹杂在琴音中。

    当我分开她双腿时不小心按到大腿。

    这一按不要紧我几乎又觉醒新的兴趣。

    之前一直以为小鹿初乃那结实的大腿更让我兴奋。

    但没想到一按之下这种肉肉的触感也令我忍不住一试再试。

    不过埋胸的欲望胜过一切。

    我按住水无绫濑的后腰接着是背部将脑袋狠狠埋进她的胸部。

    脸颊登时陷入她柔软绵软又胀又软的全面按摩。

    蹭蹭蹭蹭蹭蹭蹭。

    蹭蹭蹭蹭蹭蹭蹭。

    呼吸呼吸呼吸呼吸呼吸深呼吸。

    大概过去十几分钟。

    我虚脱般软倒在琴凳下面。

    而水无绫濑则站起身换了一本琴谱来弹。

    顺便一提由于我的身体卡在中间她起身换谱的时候双腿也还是分开的。

    ……………………

    ……………………

    像这样旁(揉)听(胸)了一段时间。

    只有在我下琴的间隙还有两个人一起离开的时候我们才聊上两句。

    由于我很清楚她意识不到讨厌的东西所以聊的时候也很直接没什么客

    套的东西想到啥就说啥有时候很不客气。

    但是她好像从这些失礼话中剪辑出另一套内容。

    对她来说好像自以为和我聊的还算投机的样子。

    我也搞不太清楚她到底听到了什么。

    这一天她突然对我说想要进行「特训」。

    「因为感觉前辈在旁边听着的时候我就会很紧张经常发挥得不好……」

    我几乎笑出声连忙故作担忧说道:「诶?居然这样非常抱歉我以后

    不会再……」

    「不不不这不是前辈的错啦。

    」

    水无绫濑用力摆动她的小手。

    「是我好像太容易分心了所以想对这方面特训一下。

    」

    「唔具体内容是……?」

    「就就是……」

    原来她想让我在她弹琴时【和她说话】。

    喂喂这种根本就不是特训吧。

    一面弹琴一面说话只会越练越差。

    ——不过这种事……

    ——和我这个无情的揉胸机器有什么关系?

    我当然答应了。

    不过答应之后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就是说。

    我根本没有验证过她意识不到肮脏的【话语】之类的事。

    虽然之前我的话语也很粗暴。

    但如果我真的在她(我)弹(揉)琴(胸)时跟她说话恐怕只会变成「你

    的柰子好软好软好软」之类的东西。

    如果她能意识到的话不就完全暴露了吗。

    我立刻设计了一个实验。

    第二天我带着cd机来到学校。

    就是那种可以装入光盘整体比光盘略大的东西。

    在琴房的时候我故意打开cd机作出一副要听音乐的样子。

    实际上里面的光盘完全是色气的乱叫其中还夹杂着各种不堪入耳的对

    话。

    但水无绫濑却完全没有听到。

    她反而疑惑问道:「咦怎么没有声音是坏掉了吗。

    」

    我故意皱眉:「好像是盘刮坏了扫兴。

    」

    说着连忙换了一枚cd。

    这时她才正常听到音乐和我一同欣赏起来。

    实验大成功。

    很快轮到她练琴的时候我就悄悄站在她背后。

    我的双手已经饥渴难耐了。

    她开始弹起舒伯特的魔王。

    我假意欣赏。

    当她弹到魔王抓走小孩的时候我忽然出手抓住了她胸前的一对兔兔。

    好巨大的兔兔。

    魔王根本抓不住吧。

    与此同时

    我干咳一声生硬问道:「说起来经常听你弹这首呢……是

    喜欢这种感觉吗。

    」

    我故意问得暧昧不清似乎是曲子的感觉也似乎是揉兔兔的感觉。

    她的回答却大出意料之外。

    「不我不喜欢这种恐怖的感觉……几乎还差一点就是讨厌。

    」

    「咦那为什么……」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