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拯救人妻 > 拯救人妻(78)
    拯救人妻·第七十八章·茶馆谈心

    2019-8-4

    等刘莉莉赶到茶馆时,谭正龙已经泡好了一壶龙井,看到刘莉莉进来笑着点头,示意她在旁边坐下说道:“正好,尝尝我刚泡的茶味道如何?”

    刘莉莉款款落座,神态却有些拘谨,不过看的出来她是精心打扮过的,本来就明艳照人的姿容显得更加风韵十足,黝黑靓丽的秀发简单的盘在脑后,露出了光滑白皙的脖颈,别有一番味道。

    “刘莉莉,不用这么紧张,我叫你来就是想和你随便聊聊。”看到刘莉莉不太自然,谭正龙微微一笑,说明了自己的意图,给刘莉莉倒了一杯茶,“来,先喝点茶,对了你身体怎么样了,上次我走后也没机会去看看你。”

    “多谢谭书记关心,我没什么事情了。医生说就是最近休息不好,让我在家里多休息不要熬夜。” 刘莉莉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心神慢慢安定下来。

    “那就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养好身体才能把工作干好,不然挣再多得到钱也没有意义了。”谭正龙笑着说道,“我年轻时也是拼命三郎,工作起来饭也顾不上吃,现在可不敢那么做了。”

    “谭书记您太谦虚了,你的身体我看比很多年轻人都好。” 刘莉莉想起那天在修理厂谭正龙矫健的身手,由衷的说道,“上次要不是您出手,我肯定就没命了。”

    当时的情况十分危急,谁也不敢保证洪海鑫会不会真的开抢,如果不是谭正龙果断出手,即便是特警及时赶到,洪海鑫也有足够的时间开抢杀掉刘莉莉和谭正龙。

    “不说这个了。都过去了。”谭正龙摆摆手,又给刘莉莉倒了杯茶,“现在洪海鑫的案子基本上了解了,你也不用担惊受怕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一个小老百姓,还能有什么想法,继续做我的生意了。” 刘莉莉抿嘴轻轻一笑,瞥了谭正龙一眼,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只能含糊其辞的说着,“我可不像谭书记,每天操心的都是大事。您说一句话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跑断腿呢。”

    “看来大家都觉得当官好啊。”谭正龙感慨道,“可是你只看到我表面的风光,很多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一不小心就会满盘皆输。”

    “谭书记您是碰到什么难处了吗?” 刘莉莉目光一闪,似乎听出了对方的一丝无奈和疲惫,她想不出有什么事情能难住眼前这位江城的大人物,即便是叱吒一时的洪海鑫势力也在对方一念之间灰飞烟灭了。

    “洪海鑫在江城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没有人查他,还不是因为有些人得了好处想要保他,我查一个洪海鑫容易,可要想动后面的人却是难如登天啊。”谭正龙叹口气,想要给刘莉莉倒茶,可刘莉莉也把手伸向了茶壶,两人的手指正好碰到一起。

    刘莉莉脸色微微一红,马上缩回了手,心里却是一阵轻跳,担心谭正龙会认为自己故意如此,她虽然过去为了生意惯于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中周旋,可却不愿意让眼前的男人看轻了自己。

    谭正龙也是老脸一热,手抓着茶壶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倒茶,这些年随着他地位的上升,一直有漂亮女人投怀送抱,但谭正龙一直都洁身自好,从来不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很清楚那些女人看上并不是自己的人,而是自己手中的权力。

    可是刚才他和刘莉莉肌肤相亲之时,心里不但没有厌恶,反而有一丝期待,如古井一般的心境竟然泛起了涟漪,而当刘莉莉收回手指后,自己还有了一点失落。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谭正龙提醒着自己,虽然他已经和妻子分居十几年了,但毕竟还是有夫之妇,他忽然有些后悔这么冒失的约刘莉莉出来喝茶了。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房间内陷入了沉寂,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不过刘莉莉却忽然展颜一笑说道:“谭书记,我是做生意的,不太懂官场的事情,不过有些道理是相同的,就像这泡茶一样需要有耐心,早一分不行,晚一秒也不好,只有恰到好处才能泡出好茶,您说呢?”

    “呵呵,有道理,看来你不仅仅是一个做生意的好手,就是当官也肯定差不了。”谭正龙哈哈一笑,虽然刘莉莉说的道理很浅显,谭正龙自己也很清楚,可同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了效果就完全不同。

    谭正龙当然知道为人处世不能一味勇往直前,也需要刚柔并济,只是有时候明白道理,不代表自己就能真的看开,面对这样一位娇媚女人柔声开导自己,他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许多,烦躁的情绪顿时荡然无存了。

    “谢谢你。刘莉莉。” 谭正龙举起茶杯,诚恳的说道,“说实话第一次见到你,我对你印象并不太好,不过现在我相信你是一个有思想有追求的女人,你应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

    “谭书记,我更应该感谢你。”刘莉莉也是心情一阵激荡,谭正龙能够这么说,就代表对她的一种认可和肯定,如果是过去她肯定会好好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可现在她却只想对得起这份信任。

    两人的目光碰到一起,彼此都有了一些异样的感觉,不过却都理智的没有去触碰,毕竟以两人之间的身份地位,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的。

    “对了,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谭正龙收敛心神,对刘莉莉正色道,“这件事情我已经考虑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现在我希望你能帮我去做。”

    原来洪海鑫自杀后,他代表的势力虽然土崩瓦解了,可王朝娱乐集团所控制的那些产业却是一笔庞大的财富,现在都被政府给查封冻结了,现在对于这笔资产的处理一直都有不同意见。

    有人觉得这些酒吧,ktv本身就藏污纳垢,问题很多,应该加以取缔,避免再次成为违法犯罪活动的温床,不过也有人认为应该在娱乐行业引入更多的投资,在市场中充分竞争,才能避免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谭正龙自己是倾向于第二种观点,但是他又觉得完全不去约束这个行业,很难避免洪海鑫这样的人物再次出现,他希望刘莉莉能够进入娱乐产业,收购下洪海鑫那些产业,重新进行整顿,建立一家正规化的大型娱乐集团,引导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刘莉莉心中微动,想到了在南海时宋自成曾经和自己提到的合作,几乎和谭正龙说的如出一辙,她不由被宋自成敏锐的洞察力和预见力所震惊,这个男人早已经预料到了江城娱乐产业的重新洗牌。

    如果说当时她觉得宋自成的建议是天方夜谭的话,可现在有了谭正龙这番话,宋自成的计划就不再是纸上谈兵,有了宋自成的资金、谭正龙的权力,加上自己多年的人脉,想要建立一家娱乐集团并非痴人说梦。

    “谭书记,您说的太突然了,我得好好想一想。”刘莉莉虽然十分心动,可还是竭力按捺下兴奋的心情,即便是有了这样的资源,想要从无到有构建这么一家公司还是难度很大,资金、人员都需要认真计划,而且还要面临像鼎坤国际这样的外来竞争者,可以说是压力很大。

    “没关系,我可以等。” 谭正龙微微一笑,似乎很满意刘莉莉的反应,如果对方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倒是会怀疑自己是否选对了人。

    刘莉莉并没有让谭正龙等太久,她是一个不甘于寂寞的女人,而现在谭正龙的请求不正是她孜孜以求的机会吗,她盘算了一下便抬头看着谭正龙说道,“谭书记我可以答应您的要求,不过我也有三个条件。”

    “哦,说说看。” 谭正龙饶有兴趣的说道,“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

    “第一是钱。” 刘莉莉伸出了一根白皙的指头,“我可以找到几个投

    资人,但是我还需要一笔银行贷款作为启动经费。”

    “没问题,这个我可以给江城商业银行打个招呼。”谭正龙沉吟道,“在不违反政策的情况下你可以享受最高额度的贷款。这个具体贷款方式需要你和银行那边沟通。我也不便过多插手。”

    “第二是人。”刘莉莉又伸出了第二根指头,“谭书记,我过去虽然在王朝娱乐做过一些管理工作,但是要达到你的要求成立这么一家大型集团,靠我一个人是根本不可能的,您必须要给我派几个精兵强将过来。”

    “这个嘛。” 谭正龙微微一愣,不过旋即明白了刘莉莉的用意,她在王朝娱乐集团混了这么多年,连一支队伍都拉不起来吗,这分明是想让自己安排几个心腹,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是很懂人心的。

    只是刘莉莉这个好心的请求却让谭正龙犯了难,他在江城从来不搞拉帮结派那一套,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心腹,而唯一一个算是亲信的方云帆他还有别的安排,一时间他也想不到什么可用之人。

    “人,我可真没有。”谭正龙把手一摊,无奈说道,“我总不能把市委的工作人员给你派过去吧,你还是自己想办法解决吧,我既然选择了你,就会给你绝对的信任。”

    “那好,这个要求我收回,第三个要求是公司开业的时候您得出席剪彩仪式。” 刘莉莉心里一热,笑盈盈的说道,“谭书记,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恩,这个没问题。只要我到时候有时间肯定会去的。” 谭正龙想了一下,觉得没有什么大碍,便一口答应下来,“不过我要事先声明,绝对不能打着我的招牌办事。”

    “您放心吧,谭书记,我刘莉莉做生意从来都是光明正大,不会害怕任何人的竞争。” 刘莉莉语气十分自信,她现在已经憧憬着这家娱乐集团的灿烂未来了。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呵呵,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做好这件事。” 谭正龙站起身来,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江城需要一个美好健康的居住环境,而这个目标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努力。”

    直到刘莉莉离开茶馆,她还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可刚才和谭正龙见面谈话的内容却都清清楚楚的记在自己脑海中,她甚至可以重复对方说的每一句话。

    短暂的兴奋过后,刘莉莉又很快冷静下来,既然自己答应了谭正龙的要求,那么美容会所那边自己暂时就顾不上了,只能让大堂经理继续替自己管理,不过现在对刘莉莉来说,区区一个美容会所已经不算什么了。

    刘莉莉给大堂经理打电话告诉她自己最近比较忙,让她继续按原来的计划经营会所,挂了电话,刘莉莉便想着现在首先最要紧的是抓紧时间把公司的手续办下来,以后无论是申请银行贷款、招聘人员还是谈投资都更为方便。

    而公司的名字她也想好了,就叫美丽时代娱乐公司,洪海鑫的王朝已经过去了,以后就是属于她刘莉莉的美丽时代了。

    宋自成那边刘莉莉暂时不会去联系,毕竟就算是合作也要有一定资本,她必须先打好基础,才能有实力和宋自成去谈合作,这次她一定要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

    维纳斯女子美容会所内,大堂经理得意洋洋的放下手机,这下好了,刚才刘莉莉可是亲口告诉自己,让自己全权处理会所的一切事务,一般事情不需要请示,而且自己的工资也翻了一倍。

    以后自己可就相当于会所的总经理了,会所从上到下几十名员工都要乖乖的听自己的,哪个敢顶嘴直接开除,看以后谁还敢在背后偷偷说自己的坏话。对了,回头还可以把自己亲戚给安排过来上班。

    大堂经理正在遐想连篇,忽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她忙收敛情绪,清清了嗓子威严的说道:“进来。”

    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一个清秀女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纸说道:“经理,我家里有点事,我想请几天假。”

    这女人正是隋蓉,她父亲在荣军医院住院观察需要一段时间,她母亲身体也不太好,只能靠自己照顾父亲,所以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很难说话,她还是咬牙过来请假想照顾父亲。

    大堂经理接过请假条扫了一眼便板起脸来,皱着眉头说道:“我说隋蓉啊,你也在这里干了一段时间了,怎么这么不懂规矩,现在会所里这么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你请假了工作谁来干,你这不是故意给我添乱吗。”

    “经理,我家里真的有事。” 隋蓉语气哽咽的说道,“我爸住院了,家里没有人照顾,我就请一个星期,等我爸出院了我马上就回来上班。”

    “你爸生病了?怎么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这个时候生病啊。我看你就是成心来捣乱的。”大堂经理冷冷的说道,她早看隋蓉不太顺眼,现在正好好好收拾对方一顿。

    “经理,我没有骗你。我爸他真的住院了。” 见到大堂经理故意刁难,隋蓉有些发急,语气慌乱的说道,“你不信就给医院那边打电话。”

    “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告诉你,刘总可是刚刚说了,让我全权负责咱们会所的管理工作。”大堂经理哼了一声说道,“我要对刘总负责啊,不能让人钻了公司的空子,你以为每个月给你发的工资是那么好拿的吗。”

    “可是经理,我看了咱们会所的规定了,员工是可以请假的。”隋蓉终于忍不住反驳了,“而且刘总在的时候,也没有说过不让请假。”

    “拿刘总来压我是吧。”大堂经理瞪了隋蓉一眼,冷笑道,“听说你还是刘总亲自安排进来的,那好啊,现在你就给刘总打电话,要是她同意,我肯定批准你请假。”

    “我和刘总不熟,没有她的电话。”隋蓉心中黯然,偏偏刘莉莉这段时间一直不在公司,要是刘莉莉在的话,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这么刁难自己的。

    “哎,那就不要怪我喽,还以为你和刘总有什么关系呢。”大堂经理语气嘲讽的说道,想了一下又叹口气说,“算了,我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你的假我可以准……”

    “谢谢经理,太谢谢了。”隋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方变得大方了,可还是给大堂经理鞠了个躬,不管怎么说,只要对方不刁难自己,她就谢天谢地了。

    “你别高兴的太早了,我话还没说完了。”看到这个女人向自己弯腰,大堂经理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也许是因为妒忌隋蓉比自己漂亮吧,“你请一个星期的假,这个月奖金没有了,我还要扣你半个月的工资。”

    隋蓉顿时愣住了,她现在一个月连工资带奖金也就不到四千块钱,要是按照对方这个扣法,自己这个月一多半的收入就没有了,这对于现在她

    来说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虽然父亲住院的医疗费医院承担了,可是原本父亲那一份收入也没有了,即便是出院后也很难再回去工作了,这样一来隋蓉的压力就更大了。

    “经理,你太过分了。”隋蓉的嘴唇抖动着,脸色气的煞白,肩膀一动一动的,“等刘总回来,我会和她说清楚的,你随意克扣员工工资和奖金,还私下把会所的美容用品拿出去卖。”

    这些都是会所里很多员工早就知道的秘密,只是因为大家都害怕被大堂经理打击报复,没有人敢告诉刘莉莉,只是隋蓉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胡说八道,简直是污蔑。”大堂经理脸色涨红,没想到隋蓉竟然揭穿自己,还敢威胁自己,顿时怒不可遏,站起身来伸手给了隋蓉一个耳光,吼道,“你马上给我滚蛋,你被开除了。”

    隋蓉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手印,不过她忽然变得镇定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的慌乱害怕,因为她在说出那些话之后,就知道自己在会所待不下去了,而且她也不愿意再委曲求全的干下去。

    “是不是污蔑,你心里很清楚。”隋蓉冷冷的看了一眼对方,似乎看透了这个女人强行伪装下的恐惧,“送你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说完便扭身离开了办公室。

    一路上隋蓉都仰着脸,一脸平静的向大门口走去,碰到熟悉的同事仍然自然的和对方打着招呼,直到她走出了会所的大门,才控制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尽管自己不用再忍受对方的刁难,可是一时逞强要付出的代价就是自己失去了唯一的收入来源,他们全家现在都要靠过去积蓄下的一点钱艰难度日了。

    隋蓉摸了摸了已经有些起伏的肚子,即便是自己再找一份工作,几个月后依然没办法上班,到那时自己该怎么办呢,想到那不可预知的未来,不由一阵绝望,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去面对父母,更不知道该如何迎接腹中孩子的到来,或许自己本就不该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下去。

    这时一辆深红色宝马停在隋蓉面前,一位成熟贵妇探出了头,打量着隋蓉有些惊讶的说道:“你不是在这里工作吗,为什么站在这儿,出什么事了?”

    隋蓉擦了擦眼泪,认出了对方正是上次在会所里面碰到的那位名叫张琳的vip贵宾,看到对方眼中流露出的关切,便忍不住把自己碰到的情况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对方。

    张琳听到隋蓉的遭遇十分同情,不过她对那位大堂经理的举动也无能为力,毕竟任何一家公司都会存在这种情况,即便是她把情况告诉刘莉莉,刘莉莉说不定还会认为她是多管闲事。

    “这样吧,我家里还缺一个保姆,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可以到我家里来工作。”张琳微微一笑,不管如何,自己至少可以改善隋蓉的处境,“一个月给你五千元,管吃管住,年底还有奖金,怎么样?”

    听到张琳的话,隋蓉一下子愣住了,倒不是她觉得条件太苛刻,而是觉得这样的条件太好了,可对方为什么会给自己这么一份工作,她不觉得张琳是那种滥发善心的女人。

    :.

    “不要觉得奇怪,其实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亲切。”张琳轻笑道,“我这个人是很相信眼缘的,我觉得我们之间有缘分,不然我今天也不会正好碰到你,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隋蓉犹豫了片刻,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现在的她根本没有勇气拒绝这样一份宝贵的工作,而张琳的邀请对她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她也没有理由拒绝。

    虽然张琳她并不是很了解,可隋蓉的第一感觉张琳不是那种盛气凌人的贵妇,反而有点平易近人,何况做保姆总比在会所做清洁工作的工作量要小很多,她现在的身体情况也确实无法再从事过于繁重的工作了。

    “可是我已经怀孕了。”隋蓉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可对方有可能成为自己的雇主,这种事情也无法隐瞒。

    张琳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本来她还以为隋蓉没有结过婚呢,没想到已经快要当母亲了,犹豫了一下问道:“几个月了?”

    “快四个月了。” 隋蓉摸着肚子,脸上露出一丝温柔之色,只有在这个时候她的心情才会变得舒缓起来,这个小生命时刻提醒自己她快要成为一个母亲了。

    “哦,没关系,我家里其实也没什么重活要干,你就平时收拾一下方面,陪我聊聊天就行。”

    张琳笑了笑,对隋蓉又多了几分同情,这个女人真的太不容易了,自己既然碰上了就应该帮她一把。

    “我这段时间还要照顾我爸,等他出院后才能工作。”隋蓉咬了咬嘴唇,现在她已经确定张琳其实只是看自己可怜才提出让自己做保姆,如果是平时她肯定会拒绝这种的同情,可现在她已经没有这个底气了。

    “看你的时间吧,等你安排好了家里告诉我就行。”张琳看了看时间说道,“上车吧,我先带你回去认个门。”

    “哦好的。”隋蓉很顺从的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双手不安的放在膝盖上,心里忽然有点紧张,她从来没有和张琳这样的贵妇人打过交道,只是听说有钱人家里规矩很多,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

    “对了,你爸是因为什么病住的医院,要不要紧?” 张琳一边开着车一边随意的和隋蓉说着话,“我在医院有些关系,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帮你打个招呼。”

    “谢谢您,我爸他没什么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隋蓉心里涌起一阵暖流,现在是她最脆弱的时候,不管张琳说的是客气话还是真心实意的,她都会感激对方。

    听到隋蓉的父亲是被拆迁公司的人打的进了医院,张琳不由皱起了眉头,她虽然这些年一直养尊处优,但对很多丑恶现象也有所耳闻,就算是她丈夫宋天问起家的时候也免不了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只是成功的绚烂掩盖了一切。

    “你不用担心,既然政府出面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张琳嘴上安慰着隋蓉,心里却是一阵叹息,这种事情太多了,而且涉及到复杂的利益关系,最后大多是不了了之,很难有一个公正的结果,只能想办法多争取一些赔偿了。

    隋蓉听出了张琳语气中的言不由衷,可是她还是觉得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自己父亲住进了医院,而宋大强就这么白白的死去了,难道就不需要有人出来负责吗。

    张琳见状还想安慰对方几句,忽然从后视镜里看到车后不远处有一辆黑色的桑塔纳不远不近的跟着自己,心里顿时一紧。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虚,自从和吴勇发生关系以后,张琳总觉得宋天问察觉到了什么,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变了,看自己的眼神也总是透着怀疑,让张琳有些坐立不安。

    难道后面的车是宋天问派来监视自己的吗,张琳心里生出这个念头,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想到宋天问发现自己背叛他之后的反应,张琳下意识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手机里很快响起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 “夫人,很高兴为您服务,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少废话。现在有一辆车在跟踪我。” 张琳不耐烦的打断了对方,“我现在在南城区滨河路上,对方是一辆黑色的桑塔纳,

    你赶紧帮我甩掉对方。”

    “请您放心,让客户满意就是我们服务的宗旨。”男子不紧不慢的说道,“您可以放慢车速拖着对方,我只需要十分钟时间就能让对方消失。”

    放下手机,张琳看了一眼后视镜,对方依然还跟在后面,她确认对方的确是冲着自己来的,把车速降了下来,那辆黑色桑塔纳果然也减速了。

    “是不是出事了?”隋蓉听到张琳打电话求助,也很快注意到了后面那辆车,不由紧张起来,“要不要打电话报警?”

    “不用,别打电话。”张琳语气有些严厉,看了隋蓉一眼又变得柔和的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了,也许只是一个误会。”

    黑色桑塔纳内,司机正盯着前面的宝马紧跟不舍,后排坐着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正拿着笔记本在紧张的记录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的居然都是隋蓉的每日行程,最后一行是“下午五点二十五分,隋蓉离开维纳斯女子美容会所,情绪低落,怀疑是和会所员工发生矛盾,待调查,在会所门口隋蓉和一名开深红色宝马车女子交谈,内容不详,五点三十分隋蓉上车,去向不明。”

    桑塔纳车上记录的人是江城一家侦探事务所的员工,不久前他们接受了一份报酬丰厚的委托,对一名名叫隋蓉的女子进行全天候调查,记录对方的日常行程,形成分析报告,定期向雇主汇报,对这种跟踪调查的任务他们已经驾轻就熟,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原本他们以为是隋蓉的丈夫怀疑妻子有外遇,可随着调查的深入,他们却对隋蓉产生了同情,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怜了,却又开始猜测其委托人的身份,难道隋蓉是某个有钱人的私生女,那个有钱人现在良心发现,想要了解自己女儿的近况。

    不过八卦归八卦,作为侦探事务所的资深侦探,他还是要首先完成雇主的任务,要是知道这个任务的奖金足足超过了以前做过的任务好几倍,所里把任务交给自己的时候,让所有人都感到嫉妒。

    男子刚写完最后一个字,长吁了口气,正要放松一下手腕,忽然听到前面司机大叫一声,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却看到一辆重型卡车从侧面狠狠的撞了过来,这也是他记忆中最后留下的景象了。

    张琳开车拐过一个弯道,却忽然发现身后紧跟的黑色桑塔纳不见了,心里一松知道自己找的人已经采取措施了,这才拐下滨江大道向自己家的方向开去。

    前一段时间她在酒会上认识的一位贵妇神秘兮兮的给她介绍了一个好玩的娱乐场所,说是最近才开始营业,叫什么鼎坤国际女子俱乐部。

    出于好奇,张琳也跟着对方去了一次,这个女子俱乐部是专门为江城的有钱女人提供各种服务的,甚至还有专门的年轻男人提供性服务,可以说是女人的天堂。

    当然张琳是不可能在这里接受什么性服务的,毕竟她现在有了吴勇已经很满足,要是让刘胜天知道自己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就糟糕了。

    不过张琳还是在女子俱乐部注册了一个会员,毕竟这个俱乐部号称可以满足自己任何需求,当然前提是自己能拿出相应的报酬。

    刚才张琳还不太相信,不过在她试探性的提出了几个难题后,对方都十分顺利帮她解决了,这让张琳渐渐对这家俱乐部产生了依赖感,一旦遇到了棘手的问题就会给对方打电话,而对方的服务价格也很公道。

    张琳不是没有怀疑过对方的用意,不过她觉得这不过是这家俱乐部为了拉拢她们这些有钱女人的一种手段,毕竟现在女人才是最大的消费群体,能掌握这部分资源,基本上就能把天都市大部分高端消费女性给一网打尽。

    深红色的宝马车开进了一栋看起来十分普通的院子内,在外面只能看到郁郁葱葱的大树,只有走进去才能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别墅、喷泉、草坪、游泳池一应俱全,要知道这里可不是郊外,而是寸土寸金的市区中心地带,这样一个院子市场价至少在一个亿以上,而且还有价无市。

    张玲停好车,解下安全带对着隋蓉微微一笑说道:“好了,这就是我家,我带你参观一下。”

    隋蓉下了车,好奇的打量着院子里的布置,却意外的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奢华,只是觉得就是地方大一点而已,并不像网上传闻的那样连一块地砖都要从国外空运回来。

    “走吧,我们去家里看看。” 张琳拉着隋蓉走进了别墅,迎面过来两名中年女人对着张琳毕恭毕敬的说道,“太太回来了。”

    张琳点点头说道:“她叫隋蓉,以后会在这里工作,专门负责收拾我的卧室,其他的事情不用她管,明白吗?” 然后又给隋蓉介绍了这两个中年女人,都是张琳的家庭保姆,一个负责做饭,一个负责清洁。

    两个女人看了一眼隋蓉,都热情的和她打招呼,隋蓉也赶紧回应,心里松了口气,看来张琳家里并没有类似于总管的存在,她最怕再碰上一个像会所大堂经理那样的人。

    张琳让两个中年女人离开,带着隋蓉上了二楼,来到自己的卧室,说道:“以后你就负责收拾我的房间,清洗的工作交给她们就行,你不用管了。”

    隋蓉打量了一下张琳的卧室,布置的十分温馨,面积也很大,足足有七八十个平米,旁边还有两个小房间,应该是浴室和衣橱。

    张琳从包里取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隋蓉说道:“这里面有五千块钱,算是我预付的工资,以后你的工资都会打到这张卡里。”

    “啊,这可不行,我还没开始上班呢,怎么能拿您的钱呢。”隋蓉愣了一下,慌忙伸手推辞,张琳的热情让她有些不安了。

    “你就拿着吧,不用和我客气。”张琳却硬是把银行卡塞到隋蓉手里,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每个人都有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也是女人,为了孩子照顾好自己。”

    想到腹中的孩子,隋蓉只得无奈的收下银行卡,心里想着以后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张琳。

    之后张琳又带着隋蓉参观了别墅内其他地方,还给隋蓉安排了一个房间,告诉隋蓉如果晚上不想回家可以在这里住,如果家里有事和她说一声就行,也不用专门请假。

    “夫人,我知道您这么做都是为了帮我。”隋蓉忍不住说道,“可我不能平白的接受这份好处,不然我会于心不安的。我一定会把这份工作做好的。”

    “呵呵,你这孩子性格还真是倔啊。和我家那个很像。”张琳无奈摇摇头说道,“”还有,你不用叫我夫人,挺别扭的,叫我张姨就行,以后你就知道了,我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张姨。“ 隋蓉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想去医院看看我爸。现在就我妈在那里照顾,我不太放心。“”好吧,那你快去吧。“张琳爽快的说道,”对了你记下我的手机号码,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隋蓉这才离开张琳的宅院,匆匆赶到了荣军医院,等她走进病房的时候看到母亲正在有些吃力的拿着毛巾给父亲擦拭身体。”妈,我来吧。“隋蓉赶紧上前抢下母亲手里的毛巾,有些责怪的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些工作等我回来以后再干。“”没事,我又不是老的动不了了。这算个啥事?“隋母无奈坐到一边,想到什么问道,”对了,你不是去单位请假了吗,怎么样,公司的领导批准了吗?“”恩,批准了。“ 隋蓉想了一下,却没有说自己被开除的事情,生怕母亲担心,在衣服兜里掏出那张银行卡交给母亲说,”妈,这里有五千块钱,您先拿着,给我爸买点营养品。“”你哪来的钱啊。你们不是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呢吗,再说也没这么多啊。“ 隋母接过卡觉得有些奇怪。”哦是这样的,我们公司的老板今天来了,说是最近公司效益

    不错,给所有人都发了奖金。“隋蓉知道不说清楚,母亲是不会拿这个钱的,只好想了一个理由。”哎,你们单位领导可真是好人啊,我说你以后可要好好表现,不能偷奸耍滑。“隋母信以为真,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隋父这一住院,家里的收入一下子少了一半,她一直都忧心忡忡,却又心疼女儿的身体,自己却又帮不上什么忙。”妈,你就放心吧。“隋蓉勉强一笑说道,”您就照顾好自己就行,钱的事情您不用管,我会想办法的。“

    隋蓉给父亲擦拭完身体,又喂他吃了晚饭,那个叫余薇的护士走了进来,给隋父量了血压,笑着和隋蓉说道,”老人家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医生说再过两天应该就能出院了,不过回家以后也要注意休息,不能干重体力活。平时要注意营养。“隋蓉把余薇的话一一都记了下来,心里也轻快了不少,不管怎么说,这个坎总算是熬过去了。

    余薇走后,隋母也要回家休息,隋蓉不放心母亲一个人回去,便准备先把母亲送回去再过来照顾父亲,刚要离开病房却被父亲给叫住了。”隋蓉啊,你顺路去买点东西,替我去看看宋大强他妈。“ 隋父脸色沉重,”大强这一走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心里肯定很难受。“”爸,您放心吧。“ 想起死去的宋大强,隋蓉也有些难过,答应下来,她也想尽可能的去帮助宋大强的母亲,只是她现在有些分身无术。

    隋蓉和母亲一起去商场里买了些营养品,返回了自己家住的小院,刚进院门口就听见宋大强母亲的声音,”你给我滚,我不想见你们这些人,你们都是凶手。“难道是拆迁公司的人又来闹事了,隋蓉心里一紧,赶紧走进小院里,却看到陈志朋站在宋母家的门口,手里拿着不少礼品,脸色却十分尴尬。

    宋母脸色铁青的站在家门口,手里拿着一把菜刀,一脸怒火的看着陈志朋,看样子只要对方再敢往前一步,她就会一刀砍到对方身上去。”我说大妈您这就又是何必呢。“陈志朋叹口气,”大强的死我们也很难过,谁都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人死不能复生,您总要为自己考虑考虑吧。“”陈志朋你还敢过来?“ 隋蓉走上前去,脸色阴沉的说道,”你害的我们还不够吗,你们还想干什么,你赶紧走,不然我可要报警了。“”哎,隋蓉你可别乱说话,那天我可没动手。“陈志朋看到隋蓉眼睛一亮,笑嘻嘻的说道,”再说卢少现在对这事也觉得很遗憾,这不特意让我过来看望大家,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要求都可以坐下来慢慢提。“”还有什么好说的。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隋蓉冷冷的说道,”我就不相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还能逍遥法外。“

    隋蓉并不知道卢小楼接受调查的事情,也不知道拆迁公司被查封了,不过隐隐感觉到陈志朋的出现肯定是受到了某种压力,不然以他们一贯的做事风格,怎么会好心来谈补偿的事情。”隋蓉,看在我们也算是邻居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不要太天真了。“陈志朋也有些不耐烦,但又不敢真的翻脸,半是威胁半是利诱的说道,”我就坦白说吧,卢少已经交代了,死的人给一百万,重伤的五十万,轻伤的十万,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们也不要再闹了,闹大了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你们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看到陈志朋无耻的嘴脸,隋蓉心里顿时升起一阵无名怒火,把手里的营养品就往陈志朋脸上砸去,”简直是白日做梦,马上给我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陈志朋吓了一跳,看到隋蓉的样子似乎是要和自己拼命,也顾不得许多,丢下手里的东西,赶紧落荒而逃,这女人要疯狂起来比男人要难对付的多,还是改天再过来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