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双面娇娃 > 双面娇娃(70)
    70劫淫妇父子反目,救同类雄犬逞威201985霸道的兽用催情药刺激下的薇薇一直被谭少的手下关在学校的男宿舍里,依谭少的意思是想狠狠折磨她出气的,不想他在接到自己母亲电话后急匆匆赶到午夜街头,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意淫对象自己母亲那放浪形骸的的骚媚模样,精虫上脑的他忍不住与自己同样饥渴难耐的母亲在银行自动取款机的摄像头底下表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街头乱伦肉戏,高潮过后的他才发现那一切都是董精心为他设计的陷阱当他发现自己被算计了之后,悔恨交加的逃离了现场,随着谭少的街头事件的视频被传到网上,银行自动取款机附近的多角度摄像头清楚的记录了他与那个戴墨镜淫妇疯狂交媾的全过程,他的身份很快被挖掘出来,有好事者开始人肉搜索谭少在学校及社会上的一些风流韵事,随着娱乐记者们的不断被曝光、炒热和升级,谭家为了顾及家族名誉不得不出高价雇佣了一个和谭少长得很相似的男生出镜当替罪羊,同时用大量利益收买住了那些舆论记者的生花妙笔,并且在最快时间里把谭少这个惹祸精送去了国外,对外制造出他不在现场的证据,以此洗白那些被娱乐记者人肉出来的他平时的那些斑斑劣迹和行为污点,街头肉戏事件一出来,老黄自然也少不了被波及,他被谭少的姥爷叫回去好一顿训斥责难,自知理亏的老黄哪里敢辩驳,自己的宝贝外孙出了这么丢人的事情,自己女儿又不知所踪,老人开始不再信任老黄了,他亲自给谭少又找了一个自以为可靠的保镖护送谭少飞去了国躲避风头。

    再说老黄,自从他知晓了谭少就是他亲生儿子之后是又惊又喜、又悔又恨,惊喜的是没想到自己老了老了居然还有一个宝贝儿子,悔恨的是自己居然成为自己儿子胡作非为、祸害女性的庇护者和帮凶,他知道了真相后,却无颜与其相认。

    这么些年主仆身份的相处,让谭少早已习惯了对老黄的呼来喝去随意驱使,说好听点,自己以前不过是谭少跟前一个资历稍高、玩弄女性经验丰富的狗腿子罢了,没有清儿的许可,让他有何面目如何与谭少相处要知道,这些年他可是没少和谭少一起玩弄调教蹂躏女人,现在想来,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啊自己居然和亲生儿子一起玩弄了那么多女人就算是清儿不阻止他们父子相认,他也没脸主动去认这个儿子的。

    回想起他和谭少这些年做过的那些事,尤其是对薇薇老师那一次次花样百出的玩弄羞辱,一向沉稳的老黄一想到这里,老脸都臊红了。

    在外面纠结了好几天的老黄第一眼看到那个传的沸沸扬扬的关于谭少的街头视频的时候,他马上就认出了那具在谭少胯下扭动的胴体凭着多次肉体之欢后对清儿胴体的了解,对照视频里那个熟悉身影做爱时的细微习惯动作,老黄确定那个午夜街头骚货的真实身份就是谭少的母亲清儿无疑看到这一幕,老黄气的是七窍生烟妈的这个孽障还真是生冷不忌啊居然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放过这些年来,老黄的内心深处,一直对清儿是念念不忘,奈何二人身份的悬殊,加上那段难堪的过往,他只好默默把这份感情藏在心底,没想到自己苦熬了半辈子才知道自己居然和心上人有一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老黄心里明白清儿为了保全自己老公及家族的声誉压根就不想他们父子相认,他这个谭少真正的父亲恐怕这辈子永远都无法走到台前,谭少的事情被媒体挖掘并发酵后仓促出国,他的那些狗腿子们也跟着个个惶惶不可终日,把可怜的薇薇丢给“铁拐李”

    不管了,要知道她的肉体内可是被注射了大剂量的兽用催情药的,谭少为了报复董,故意邪恶的把薇薇关进笼子里让她无法发泄,那种煎熬对于已经习惯了被精液滋润的淫妻来说实在太残忍了,多少次她不顾形象的趴在笼子里苦苦哀求“铁拐李”

    放她出来,那个混蛋就是不肯,几天下来,她都快要被体内的欲望煎熬的疯掉了,每天唯一稍有慰藉的就是那个狗崽子隔着笼子吃她奶的时候,反铐着双臂蜷缩在的笼子里的她最期盼的就是那个狗崽子给她舔舐乳头的时候,至于她那曾经让无数男性垂涎的肉缝,一直被这帮混蛋用麻绳紧紧的捆勒着,甚至屁眼都没有排泄的自由,一直被肛塞牢牢的封堵着,每天只能隔着笼子喝一点混有男生精液的牛奶,吃几片沾满精液的面包,偶尔放她出来活动的时候,她都会跟发情的母狗一样趴在“铁拐李”

    跟前不顾一切的献媚,希望他可以玩弄她那卑贱的胴体,哪怕是让她当着他的面和笼子里的公狗交媾也好啊,可那个混蛋就是忍着性冲动不肯满足她这么卑微的要求,牢固冰冷的狗笼子残忍的把她和笼子里的狗老公隔离开来,她眼睁睁的看着狗笼子里那两条公狗一直勃起的狗鸡巴,就是无法得到它们。

    混蛋“铁拐李”

    有时候会故意把她关在狗笼里推到男公厕,让她隔着笼子看那些学生一个个掏出让她心痒难耐的鸡巴在便池边上撒尿,个别坏小子还故意把鸡巴凑到她笼子跟前刺激她,每每遇见这种情况的时候,她都会饥渴的张大嘴隔着笼子细密的金属栏杆先把那一根根勃起的阳具吞进嘴里,她那迷乱而颓废的眼神,别提多淫荡了。

    尽管谭少离开了学校,积威日久之下的宿舍楼里还是没有人敢违背他的命令,于是可怜的薇薇老师只好继续着她母狗都不如的囚笼禁欲生涯。

    自从委身谭少以来,她的骚屄除了在生理期稍有休息,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数不清的肉棒的反复抽插里,更多的时候甚至是处于三洞齐插的淫乱状态,她的嘴巴、肛门每天被各种阳具高频率的使用时间已经远远超过器原有的器官功能,不客气的说,她已经沦为活体肉便器、活体性交机器和“公共厕所”,在数不清的男性精液的滋养下,这个原本高雅美艳的少妇已经蜕变成人尽可夫的婊子;变成毫无廉耻的大骚屄、贱母狗。

    随着谭少他们一步步加重对她的调教尺度,隐藏在她内心深处那些欲望都被无限度的挖掘激发出来,更多时候,她已经无法遏制内心深处那种对性的渴望,谭少,就是她最最痴迷和躲不开的毒药,为了讨好他,薇薇不惜抛家弃女,不惜名声扫地,自断归路的人妻一步步沉沦,最后被谭少培养成为公狗的公用泄欲器如今,这个毒药却无情的丢下她丢下她跑到国去了,把陷入欲海无法自拔的她残忍的禁锢在狗笼里独自忍受着无边无际的煎熬。

    那些负责监视她的孩子们因为碍于外界的舆论不敢像以前那样大肆的折磨玩弄她,也没有再把她明目张胆的锁在一楼的男公厕让她挨个给如厕的学生跪舔鸡巴,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少年们在旺盛的荷尔蒙刺激下对这个沦为公狗的公用母狗的关注表现得十分积极,每天“铁拐李”

    把关有薇薇的狗笼推进男公厕的时候,都会有大批她的热心粉丝憋着尿等待着她的“光”

    临,那些混蛋小子会围着狗笼故意炫耀着他们青春勃发的雄性资本,一个个把自己硬邦邦的肉棒抵在狗笼边上,以此刺激笼子里急需渴望肉棒抚慰的雌性淫畜,每到这个时候,蜷缩在狗笼里反铐着双臂的薇薇老师会表现的十分焦躁,她努力的对着笼子外面那一根根可望而不可得的肉棒徒劳的一次次张大了嘴,冰凉的栏杆无情的把她想要的肉棒隔离在狗笼外面,薇薇老师眼神迷离的喃喃着:“给我大鸡吧使劲肏母狗母狗的骚屄好难受啊呜呜母狗想要大鸡吧肏骚屄呜呜”

    那些孩子被她淫荡的模样刺激得实在忍受不住了,一个个对着笼子里性感风骚的淫妻疯狂的撸起鸡巴来,看到他们疯狂的撸着鸡巴,薇薇老师在笼子里变得更加躁动不安,她实在是太渴望被那些充满活力的阳具填满她空虚的胴体了,她的骚屄急需一根火热的肉棒的填充,她的屁眼此刻正在贪婪的蠕动着吮吸着抵在她直肠里的那个不大不小折磨人的肛塞,她的嘴里同样急切的想含进一根青筋暴露的雄性圣物,甚至她两个沉甸甸的乳房也急需他们粗鲁的揉搓舔舐,可那个牢固的狗笼残忍的隔离了她所有的期望,只能隔着笼子眼巴巴的看着那些急促呼吸的坏孩子对着自己的身体疯狂的撸着红热的鸡巴。

    很快,第一个忍不住要射精的少年挤到薇薇嘴边把他龟头抵在笼子的缝隙,隔着笼子把大量滚烫的精液直接喷射进她干渴的喉咙里,紧接着那些少年纷纷开始了对着薇薇胴体的喷洒精液雨,一股股粘稠的带着雄性气味的白色液体喷进笼子里,喷在薇薇鼓胀的乳沟里,喷在她麻绳捆勒的臀沟里,喷在她的后背、头发、腰肢上,更多的则喷在她的脸上和嘴里,笼子里的薇薇大口的吞咽着男生们慷慨的馈赠,她知道这些高营养是让她保持青春常驻的不二良方。

    随着男公厕里参与者的不断增加,笼子里扭曲的雌性淫兽很快就被一层白色的高营养给覆盖了。

    老黄这次来学校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趁着谭少不在把薇薇劫走,然后拿薇薇威胁董放弃清儿,虽然他觉得这件事情里最无辜的就是薇薇老师了,可为了清儿,他实在是顾不了那么多了。

    仗着一身功夫在身的老黄借着夜色掩护悄悄来到关着薇薇的小黑屋里,他轻而易举的打昏了看守薇薇的两个少年,把他们捆起来丢到墙角,逼着“铁拐李”

    把关着薇薇的狗笼子打开,几天一直捞不着男人的薇薇一从笼子里爬出来就不顾一切的扑到老黄胯下疯狂的用嘴撕咬着他的裤子,急于把老黄那根粗壮的鸡巴含到嘴里,这些玩弄占有过她肉体的男生里面,最让薇薇割舍不下的除了谭少,就是老黄。

    对于谭少,最初让薇薇迷恋的是一种曾经怀念的少女情怀,后来在尝试了谭少肉棒的滋味后,她更是不可救药的迷上被谭少鸡巴塞满骚屄的那种充实的感觉,再加上谭少对她的骚屄用了邪恶的记忆魔液,让她的骚屄彻底的离不开他的肉棒,当然了,相比谭少的邪恶,老黄带给薇薇的更多是性技巧上的愉悦,是一种纯肉体的依赖,再加上她的臀孔也被老黄用记忆魔液改造过,可以说老黄就是薇薇的肛门主人再加上后来情花魔咒的催淫特效,这世上最让薇薇迷恋的就是谭少和老黄这对邪淫父子了当薇薇一头扎到老黄裤裆疯狂的索欲的时候,也许是老黄对薇薇心有愧疚,也许是他忽然起了欲望,总之他没有拒绝薇薇那几近疯癫的举动,反而十分配合的亮出了自己那根足以让任何女性痴迷的圣物,于是屋子里出现了特别荒诞的一幕:一个脖颈上戴着狗项圈的裸体女性反铐着双臂跪在一个中年男人胯下疯狂的舔舐着那个男人的肉棒,那个性福无比的男人则俯身给那个骚货解开勒进她屄缝的一道道的麻绳,老黄随意的踢了一旁唯唯诺诺的“铁拐李”:“你他妈的赶紧去打一盆温水来,给她把身子清洗一下等下爷要带她走”

    知道老黄手段的老铁不敢惹老黄这个煞星,赶紧灰熘熘的去打水了,随着那一道道麻绳从薇薇的屄缝里被抽离出来,她那淫糜的骚屄终于获得了久违的自由,这个淫妇不顾形象的把老黄的鸡巴吐了出来,主动把自己的大肥屁股凑到他的鸡巴跟前,还不停的用反铐着的手扶着那根粗壮的大家伙一个劲往自己的屄缝里引导,你还不得不服气,人家老黄丝毫不嫌弃薇薇的大骚屄曾经被公狗反复肏过,他挺着自己黝黑发亮的龟头在薇薇主动的指引下顺利的挺进她的淫唇中间的秘穴,几天以来一直没有尝到肉棒滋味的骚屄勐的又被大鸡巴塞满,薇薇忍不住的舒服的开始浪叫起来:“黄爷您的大鸡吧插的母狗好舒服啊母狗实在爱死您的大鸡巴了啊啊啊啊好爽啊实在是太舒服了”

    由于她的屁眼里被塞着肛塞,大鸡吧插入骚屄的时候会觉得她的淫穴里特别奇妙,老黄抱着这个骚货的肥臀大力的抽插了几下,然后放缓了节奏,眯着眼睛享受着大鸡吧隔着阴道隔膜和她屁眼里的肛塞互相摩擦的奇妙感受,每一次的摩擦都惹得薇薇的胴体一阵莫名的战栗,每一次他魔爪使劲揉捏薇薇的豪乳,都会有一股乳白的奶水从她娇嫩的乳蕾激射而出,薇薇媚眼如丝的享受着这个猎色高手的玩弄,浑圆的两瓣臀丘几乎被他粗暴的顶的不见一点沟痕,噼噼啪啪的肉体撞击声让一旁笼子里的公狗不停发出示威的呜呜声,两条公狗看到它们的母狗被人类又夺了回去,显然是十分不满,不停的警告着动作很夸张的肏着薇薇的老黄。

    薇薇久旷的胴体忽然得到老黄这个花丛老手的全方位的玩弄,反应是极为亢奋,大骚屄贪婪的包裹着老黄的大黑鸡巴,肥美的臀肉更是殷勤的上下抛送着,老黄那根粗壮的柱状物在她淫糜的淫穴里进进出出着压榨着她的阴精,很久没有尝到老黄胯下这根恩物的淫妇几乎是使出浑身解数来逢迎着他玉杵的抽送,一声高过一声的淫哼浪吟从她性感的红唇里发出,惹得路过的学生们纷纷驻足趴在门窗处偷听。

    等到倒霉的“铁拐李”

    一拐一瘸的端着一盆温水回到这间屋子门口的时候,勐然发现屋子门口居然聚集了十好几个看热闹的学生一脸苦瓜相的老铁板着脸把那些学生们驱散,端着温水进屋,看见老铁进来,老黄一把推开薇薇那肥美的臀丘,塞满这骚货屄缝的大鸡巴砰的一声从她的骚屄里勐的拔了出来,“你给我过来好好把薇薇老师的身子给我擦干净包括她的骚屄、屁眼子都给我用你的嘴舔干净”

    老铁一脸为难的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淫妇,再看看笼子里不断低吼的两只公犬,迫于老黄的强势,他终于还是低头屈从了,一身精斑的美丽女人乖乖的趴在地上,任由老铁用毛巾擦拭着她娇嫩性感的胴体,待他把薇薇全身都擦拭干净以后,他开始扒开薇薇的屄缝仔细的舔吸起她的骚屄,“铁拐李”

    捧着薇薇那性感的屄缝是百感交集,这个女人的屄缝曾经让他垂涎三尺,在看过她与公狗的反复交媾后,他忽然对眼前这个女人有了一种复杂的感受,有点渴望占有她的肉体,又有点嫌弃她的荒淫无耻,此时他打的主意就是拖延时间,刚刚趁着出去打水的时候,他偷偷给谭少的铁杆狗腿子黄毛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赶紧想办法通知谭少知道老黄的突然“反水”,估计这时候谭少已经知道老黄的背叛了,老铁有点不甘心的把自己的嘴巴凑到薇薇的骚屄口开始卖力的舔吸,一面舔一面趁机好好抚摸这个尤物的臀丘,老黄在一旁不停催促着磨磨蹭蹭的老铁:“你他妈的快点舔,用你的臭嘴把薇薇老师屁眼子里塞着的屁眼塞子拔出来,把薇薇老师屁眼也给我舔吸干净了”

    老铁只好加快了舔吸薇薇骚屄的节奏,然后硬着头皮用嘴咬住那个封堵了这淫妇屁眼好几天的肛塞根部,砰的一声,跟开香槟一样把那个黑色的大号肛塞从她的屁眼里拔了出来就在他把头部埋进薇薇的臀沟里用嘴包裹着这个淫妇的屁眼使劲的往外吮吸着里面的雄性精液的时候,老黄裤兜里的电话终于响了老黄掏出电话一看是一个陌生的跨国电话,一猜就是谭少打给他的,他微蹙着眉头略微思索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顿时电话里传来谭少高八度的咆哮:“老黄你个混蛋东西这么多年你吃小爷的喝小爷的,没想到你他妈的居然敢趁着小爷我不在的时候背叛小爷你他妈的要是不想干了就给我趁早滚蛋你偷偷跑到学校抢小爷的母狗是他妈的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清楚”

    一听到被自己惯的无法无天的儿子这样骂自己,心高气傲的老黄如何能够忍受,要知道即使是清儿和清儿的老爹这么多年都不曾如此骂过他,老黄冷冷的回应了谭少两句:你个小王八犊子给爷听好了爷没有卖给你们谭家爷从今天起不伺候你了还有,你要是敢从国回来,看你爷爷我怎么敲折你的狗腿说完这些,老黄把手里那个谭少配给他的苹果手机勐的往地上一摔,昂贵的苹果六顿时被摔的支离破碎此时的老黄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以他的机敏,如何猜不到是老铁那犊子走漏了风声于是老黄恶狠狠的冲着趴在地上给薇薇舔吸屁眼的“铁拐李”

    走了过去,想先把老铁收拾了再说,一看事情败露的老铁也急了眼,一把挟持住趴在地上的薇薇,死死卡住薇薇那带着项圈的修长玉颈,色厉内荏的对着老黄吼道:“你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先掐死她”

    越战老兵出身的老黄如何会把老铁放在眼里,他不动声色的慢慢后退着,趁着老铁不备,勐的把手边的关着公狗的狗笼子的笼门勐的扯开笼子里那头黑色大狼狗一看有人侵犯它的母狗,顿时咆哮着冲着老铁扑了过来本来就腿脚不利索的老铁一看这事,吓得呆在了那里,一股热流顿时从他的裤裆里流了出来,这个怂包被吓得尿裤子了老黄一看老铁被大公狗吓住了,趁机把另一个狗笼的笼门也硬生生的扯开了,那头黄色的大狗也汪汪叫着扑了出来,老铁一看顿时叫苦不迭,一头发情的公狗还好控制,两条盛怒状态下的公狗一起攻击他,这让他往哪里躲啊急中生智的老铁在瞬间做出了一个让老黄大跌眼镜的举动:这孙子情急之下居然一下子窜进了原来关着薇薇的狗笼子里去了老黄一看这孙子狼狈的模样,也是被他的模样气的都乐了出来,就在他和老铁僵持的时候,得到消息的黄毛和红发恶少纠集了校散打队、体育系的一帮家伙把这间屋子给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如果不是忌惮老黄那不凡的身手,他们早就破门而入了他们在外面对着老黄开始喊话,无非是想逼着老黄主动离开,一向孤傲的老黄怎肯孤身退却,他还想带着薇薇一起离开呢,不过情急之下的他也忽视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他同时放出了两条发情的恶犬而巧的是薇薇同时也处在发情的状态下,眼看着两条公狗逼的“铁拐李”

    钻进了笼子,它们开始围着那条发情的“雌犬”

    准备好与它的交媾前戏,随着两条雄性气息浓厚的公狗逼近她的肉体,植入她小阴蒂里的情花魔咒顿时刺激的薇薇浑身燥热,体验过与公狗交媾的绝妙滋味的薇薇很是配合的翘起肥臀迎合着那头黑色公狗对她的侵袭,那头黄色公狗则在一旁负责警戒,两条本来该是情敌的公狗在它们共同的敌人面前配合的惊人的默契,更让老黄始料不及的是反铐着双臂的淫妇居然积极的配合着那条公狗任由狗鞭顺利的插进她的淫穴里他不知道,如今的薇薇见到了任何一条发情的公狗都会这样情不自禁的主动噘着屁股等着狗鸡巴的临幸,她已经沦为所有公狗的性奴隶了老黄眼睁睁的看着那根猩红的狗鸡巴插入了薇薇的骚屄里,伴随着薇薇那一脸满足的模样,那头公狗飞快的趴在她背上起劲的耸动起来,老黄知道一旦那根狗鸡巴插进女性的骚屄,不等到公狗射精是根本无法拔出来的,一看这事就这样功败垂成了,他只好恨恨的摔门而去。

    黄毛他们一看老黄要撤,赶紧主动让出一条路来,任由他从容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