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70)
    第070章、点破瑶瑶2019-8-4虽说自己姐姐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叫自己阿雪,而是从小到大一直这么叫自己小雪,可自从与孙元一有了那种关系以来,偶尔间两人在床上也会互相用‘小一’和‘小雪’来称呼对方的性器,关珊玥勐然这么称呼自己,关珊雪无意识的马上将这联系到了一起,眼角自然而然条件反射般地扫了一下孙元一。

    但这神气也只是瞬息间的事,看到大家都有些奇怪的看向自己时,关珊雪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她微一凝神,脸上便回转如常:“姐…?”

    不等关珊雪说话,关珊玥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语带欢快道:“诶,对了,你知道今天我遇见谁了吗?”

    “噗哈哈!”

    关珊雪一下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关珊玥被她的笑声搞得懵愣了,不过她也算机灵,立刻省悟了过来,揶揄地笑道:“你是不是跟刘筱露一起呢?”

    “哈哈,是呀,是呀,我们吃饭呢!你要不要也过来?”

    关珊雪笑得更欢。

    趁着红灯,关珊玥停住了车,轻声笑道:“不了,我回去了,颖颖今天也在家,她晚上得上晚班,我要买点菜,炒几个给她起来吃。”

    关珊雪眉头一皱,疑惑问道:“她又回家住了?”

    关珊玥无奈地摇摇头,苦笑道:“算了,不提这个事了,先不聊了啊,有时间来我家玩。”

    她本来想告诉妹妹自己今天去家里找她来着,可想起自己去的时候屋里正在进行的巫山云雨,她又觉得说起来有些尴尬,万一妹妹问自己为什么不进去,自己可怎么回答。

    关珊雪也点点头:“行,那就先挂了,有时间去。”

    挂掉电话,关珊雪道:“她不来,我们吃就行了。”

    其他几人还没什么,倒是孙元一,关珊雪的那句‘她又回家住了’让他陷入了思考。

    关珊雪口中的‘她’他可以猜到,是关珊玥的女儿范颖佳,同时,他又想起了另外一个人——张春然。

    直到现在他也没搞明白,张春然跟自己说的‘劝劝颖颖’,到底是个什么事呢?必定不会是好事,也必定是跟范颖佳息息相关的,只是这会是个什么事呢?

    以至于范颖佳宁愿回娘家去住也不愿意看见张春然。

    几人又是有说有笑地吃完了这顿饭,刘筱露提着包就准备回家去,这时关珊雪有些意味深长看了一眼孙元一道:“筱露,时间也不早了,一个人回家我们也不放心呐,要不让莉莉跟你一起回去吧!”

    莉莉很显然不怎么愿意跟孙元一分开,嘴巴顿时嘟了起来,拉过瑶瑶道:“那瑶瑶跟我坐一个车吧!”

    “不行。”

    孙元一果断地给拒绝了,他这个态度让其余几人都感觉到了疑惑,齐齐看向他,瑶瑶更是心底莫名产生了不安感。

    孙元一也发现自己刚才态度有些太明确了,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的意思是…嗯…瑶瑶家从这里过去要绕一段路的,不如等会我送完妈回去的时候再送她,这样就顺路了,瑶瑶你觉得呢?”

    他看向瑶瑶,瑶瑶从他的眼神中感受到他的想法,也点点头,表示了赞同,又看向莉莉道:“我觉得元一哥考虑得挺对的,阿姨没必要绕一段路送我白白费油,就依元一哥说的好了。”

    刘筱露的眉头也是微微一蹙,她忽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瑶瑶对元一的称呼变成了元一哥这种比较亲昵的称谓。

    也许是以前韩剧看多了,她总觉得这种称谓的变化包含着一些暧昧的意味,只是她看莉莉对这种称呼似乎没有什么反感的意思,她也就没有深想,只当是自己想多了。

    听了瑶瑶的话,莉莉也想了一想,便也没有再做反对。

    坐在孙元一的车里,三人都没有说话,一路上瑶瑶有些忐忑,手里拿着手机胡乱地划着,至于在干什么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尤其是这次关珊雪没有坐在副驾,而是直接坐在了后座,跟瑶瑶一起,这让她感觉更是如坐针毡,气氛说不出的凝重与压抑,彷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汽车开了好一段距离后,终于,孙元一伸手关掉了行车记录仪,轻轻咳了一声,打破了凝重的氛围:“瑶瑶,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玩得哪一出?”

    手机看片:LSJVOD.COM他这话一问出,关珊雪也微微侧过了脸来,双目紧盯着瑶瑶。

    瑶瑶身子勐地一震,微微抬眼瞟向关珊雪,发现她正盯着自己,又慌忙低下头去,口中轻声道:“啊…啊…我…我没什么意思啊…我就是…就是…想去帮你们打扫打扫…”

    “呵呵…”

    孙元一没有说话,只是别有深意地笑了两声,而后叹了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你不用这样,你想啊,如果被莉莉知道了,这事对你对我对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处。”

    瑶瑶的身子又是一抖,她有些惊慌地暼眼看了看正盯着自己的关珊雪,又从后视镜里看看孙元一,发现他的目光也正凝视着自己。

    “元…元一哥…阿姨…这…”

    她彷佛想到了什么,眼睛登时睁大,身子顿时也坐直了,“难道…难道你们…”

    “行了,瑶瑶,这车里就我们三人,你也不用装作不知情了。”

    这时,一直沉默的关珊雪才开口说道,“明人不说暗话,你、莉莉还有元一,你们三人的事情,元一都告诉了我,既然莉莉都不反对,你又能吃得消元一,我…我也没有反对的资格,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干涉…”

    这话听在瑶瑶耳朵里,恍如一声炸雷般听,轰得她恍惚起来,她用惊讶又狐疑的眼神看向关珊雪,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关珊雪前边的话一下子让她的心就揪了起来,可似乎后边的话好…好像…是…是…有了转机?!瑶瑶的心一上一下的非常难受,似乎如果没有嗓子眼的阻隔都能飞出来!但关珊雪眼中却是没有丝毫的诡意与闪烁,只是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看她那么惊讶的样子,关珊雪顿了顿,为缓和比较尴尬的气氛,脸上也现出一些柔和的笑容,继续道:“只是我比较好奇,那个就是你笃定元一肯定会答应的筹码吗?”

    瑶瑶刚放下来的心立马又吊了起来,脸色阴晴变换好几番,眼神也是惊疑不定,最后才忐忑地点了点头:“对。”

    “呵呵…”

    关珊雪和孙元一似乎是同时笑了起来,这笑声里没有不屑与轻蔑,满含着一股果然如此的意味。

    “那么我还有一个疑问。”

    关珊雪双眼直视着瑶瑶的目光说道。

    瑶瑶咽了口唾沫,点头道:“阿…阿姨您说…”

    “你是怎么发现这件事情的呢?”

    关珊雪继续问道。

    她没有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可是瑶瑶心里通透,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情,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这点好,不用什么事情都说透,这时她才明白为什么刚才孙元一要关掉行车记录仪。

    于是她便把自己是通过什么样的蛛丝马迹草蛇灰线发现了孙元一与关珊雪两人之间的事情,又把撞见两人从宾馆出来的事情也说了,并把手机里拍的那些照片给关珊雪看了,不过她也醒目,给她看完就当着她的面删除了。

    等所有照片都删完,她又语带担忧地说道:“元一哥,阿姨,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事情,我认为你们最好还是从后门走,从前门进出太容易被人看到。”

    孙元一和关珊雪也颇是心有余悸,当时两人的确在这一点上有了一些疏忽,不过想到瑶瑶是有心算无心守株待兔才发现了这个事情,而当时孙元一进出宾馆都有仔细打量四周,确定没有人才进去的,想来应该是不会有别的什么人看到。

    听瑶瑶把所有事情都说完,关珊雪不住地摇头叹气,说道:“那次真的是我们的疏忽了,你也的确是聪明机灵,那么一点点的眼神交流和微笑举动都让你观察到了。”

    一边说着她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瑶瑶,最后停在了她俏丽精致的小圆脸上:“不错,有你这样的闺蜜,倒是我们家莉莉的福分。”

    “啊?阿姨…您这是…”

    瑶瑶现在心是彻底放下来了,说话也放松了。

    但关珊雪的话并没有说完,接着道:“我们家莉莉那个样子你也知道,别看长得漂亮,其实就是个马大哈,不像你,机灵、聪明、心思缜密,做事有明确的目的,尽管看来有些荒唐,但不得不说很有条理,而且懂得进退,既然这样,阿姨也就不干涉了。”

    听关珊雪说的这些话,瑶瑶脸上一红,心里有些打鼓,这些话听来都是好话,可怎么总觉得有种明褒实贬的意思?“不过…”

    关珊雪又继续道,瑶瑶立马又是心头一紧,坐直了身子听起来,“阿姨不干涉的前提是建立在不伤害莉莉的基础上,不仅仅是不伤害她的心灵和身体,同时也包括莉莉的爱情、婚姻、家庭、生活等等方面!”

    瑶瑶的眉头微微一蹙,想不到关珊雪竟然会说到这些事情,不过她也没有反驳,毕竟本身她也没想过要伤害莉莉,而且跟关珊雪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比起来,她还显得光明正大一些,无论怎么说都是在莉莉同意的前提下才进行的。

    关珊雪不知道瑶瑶心里在想什么,不过看她眉头一簇,似乎是对自己的说法有些排斥,便拉过她的手,语重心长道:“其实阿姨这么说是有些过分,严格说来,我甚至没有资格来要求你这些,不过站在一个母亲的立场上,我希望你能理解一个母亲对女儿关爱之情,舐犊情深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也是明白的!”

    瑶瑶心头一颤,她难以相信,母亲对女儿的感情竟然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让步,惊愕地看着关珊雪。

    关珊雪眸中闪烁着慈爱的光芒,全然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凌厉,她看了一眼孙元一,又看向瑶瑶,说道:“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阿姨也…也跟你澄清一下,我跟你元一哥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似乎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和你元一哥的事情虽然有些复杂,在外人看来难以理解,但…但大原则上也…也是为了莉莉,…为了帮…帮莉莉分…分担…一…一下。”

    “你…你能明白吗?”

    关珊雪也觉得下面的话难以启齿,不想继续说下去,便反问瑶瑶道。

    瑶瑶那多机灵啊,听话头就知道关珊雪的想法,装作松了口气重重地点头给予回应!关珊雪的心也放了下来,笑容也在脸上堆垒,继续道:“而且你和莉莉又是无话不谈、互帮互助的好闺蜜,还盼着你能够在她身边关照着点,免得她被不怀好意的人给坑了。”

    关珊雪语重心长又意有所指地道,她这话就算是彻底承认了瑶瑶和孙元一的关系,也表明自己的态度,不会插手他们三人的事情。

    关珊雪的话让瑶瑶内心十分感动,刚上车时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本以为今天会是一场暴风骤雨般的质问,也想过关珊雪会用长辈的身份来逼迫自己离开孙元一,种种场景都在她脑海中演练了一遍,她也思索了各种对策。

    看来还是我心胸不够开阔啊…瑶瑶心中想到,她明白关珊雪绝对不会用孙元一岳母的这种身份来对待自己,这样只会让自己更加放肆,只是没想到竟然迎来了这样一个结果,反而是关珊雪先对自己坦诚相待了,这也让她明白一个道理,在关珊雪面前,将心比心才是最好的选择,自己的那些小心思原来都已经被她看穿了。

    想着想着,她的眼角竟然泛起了晶莹,下午逛街时,因为她心怀鬼胎的缘故,她总是紧紧跟着关珊雪和蒋莉莉,可是却让她看到了一个具有亲和力的母亲在自己女儿面前是什么样子,一开始她觉得这都是关珊雪的惺惺作态,毕竟她与孙元一的关系不清不楚,在莉莉面前的一切一定都是伪装的。

    可从刚才她的一番话看来,她对莉莉的作为都是一个母亲该有的作为,无论是逛街时对她的照拂,或是不厌其烦地一件一件为莉莉挑选衣服,那种温馨、慈爱、贴心,全都是发自真情实感,没有丝毫的做作。

    即便在刚才对话时,她也是一再强调不要伤害莉莉,话语中的深情又怎么伪装得出来呢?再想到逛街时,她对自己也是非常和蔼体贴,当时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可是对待自己和对待莉莉并没有两样,丝毫没有让自己感觉受到了冷落,想来还是自己眼界太窄,心眼太小,没有足够的容人之量。

    哎…瑶瑶心里不禁暗自叹息一声,看看关珊雪,再想想自己的妈妈,两相对比之下立刻就分出了高下。

    都说母女情深,我的妈妈如果也能像阿姨这样对待我,我又怎么会宁愿在外面飘着也不愿回家呢!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她看向关珊雪,见她还是和蔼慈爱地看着自己,在那一刹那,她脑中不知怎么闪过一个念头:要不认个干妈?“阿…阿姨…您刚才说的…我都明白,我不会伤害莉莉的,她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的,而且我以前还老是跟着她回家蹭饭。”

    瑶瑶讷讷地说着,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道应该怎么提出这个有些非分的想法。

    关珊雪笑着点点头,感慨道:“嗯,有时候我看你们在那边打打闹闹,想想要是有两个这么大的女儿,倒也是一桩美事。”

    瑶瑶正在想怎么认干妈,关珊雪这句话简直就是渴了下雹子,连忙接下话头道:“阿姨,要不我认您做干妈吧!”

    关珊雪一愣,没想到她会忽然说出这个提议,但想想孙元一跟她说的瑶瑶的身世,她虽然没有同意,倒是也没有反对,只是微笑地看着瑶瑶。

    “那…您要不说话…我就当您同意啦?”

    瑶瑶试探性地说道,“干妈?”

    关珊雪面带无奈地摇摇头,不多久又微笑着点点头不再言语,算是应了下来。

    “嘻嘻…嘻嘻…”

    瑶瑶的心情瞬间大好,她跟刘淑芳的关系一直是处于冰点,从小她就羡慕那些母女关系和谐的家庭,认识莉莉以来,她无数次想过自己如果有一个像关珊雪这样的妈妈就好了,现在认下了这个干妈,倒是算得偿所愿了。

    “元一哥,元一哥,你听见了没?我现在就是你小姨子啦!”

    她一激动兴奋地对孙元一说道。

    孙元一脑袋瞬间有些短路,一时无语,又忽然笑道:“都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屁股,你这干的算不算?”

    “么!”

    瑶瑶也许是内心太激动了,到底是太年轻了,也不管关珊雪还在身边,一下子站起来身子向前伸,在孙元一脸上亲了一口,轻声地妩媚道:“我可不止半个屁股…”

    这声音虽然轻,可车里另外两人都能听见,关珊雪刚表了态,也只好权当没听见,眼睛故意看向窗外,孙元一一手在她脸上轻轻一抹,故作生气道:“坐好了,我还没追究你今天这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