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 第1497章 事实摆在眼前
    可是这边的羽羡却不愿意了,嫣然明明就是为了凌清好,可是嫣然的好心,却被他们一个个的都当成了驴肝肺,这怎么能不让她恼怒呢?

    所以在看到连城翊遥抱着凌清走向她的时候,羽羡却是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们。

    更没有,要蹲下来,为凌清诊治的意思。

    看到羽羡此刻这个模样,连城翊遥不由得皱眉。

    他将诗染抱到这里来,可不是来看着羽羡,在这里,一直站着,不动弹的。

    随即,连城翊遥便开口准备说些什么,他是真的没有时间,看着羽羡在这里故意耽搁下去了。

    同样很是着急的还有流年,看到此时此刻这样的羽羡,流年也想要开口催促。

    可是在流年和连城翊遥开口之前,连城嫣然便已经开口说话了。

    “羽羡,快点开始吧,凌清现在的状态很是不好呢,所以你赶快开始吧,不要再耽搁了。”

    此刻,连城嫣然的声音带着焦急,就连表情也是非常的焦急担心。

    听到连城嫣然的话,羽羡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

    但是在看到连城嫣然有些生气的表情的时候,羽羡想要说出口的话,也瞬间被羽羡给一并的吞咽了回去。

    “好啦,我诊治就是了。”

    说着,羽羡便拿出了自己的医药箱,随即便开始为凌清进行诊治了。

    此刻的凌清,就好像一个布娃娃一样,任由着别人摆布。

    此刻凌清的表情木然似乎已经不知道,此刻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了。

    羽羡开始为凌清诊治着,而流年和连城翊遥则很是焦急的等待着最后的诊断结果到底是什么。

    “她的身体很正常,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没过多久,凌清便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听到羽羡的这个声音,连城翊遥和流年的心头不由得一喜,身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可是下一秒的时候,连城翊遥和流年便几乎异口同声的出口了。

    “如果身体没事的话,那为什么现在凌清还是这个样子,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就连手心的温度也开始慢慢的降低了呢?”

    两个人虽然个别字眼不同,但是问出口的话的意思,却是差不多的。

    “是心理原因,此刻的凌清的症状,就好像是入了魔怔了,应该有一件对凌清打击特别大的事情发生过,然后现在又重新让凌清想了起来。”

    听到羽羡的话,流年和连城翊遥忍不住皱眉。

    羽羡的这些话,就和没说,又有什么差别呢?

    这些他们也清楚啊。

    “凌清现在的这个状况,原因我们都知道啊,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办,怎么才能够让凌清好起来?”

    是的,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羽羡缓缓的皱起了眉头。

    虽然她不是心理医生,但是羽羡也清楚,现在凌清的状况,真的是可大可小。

    不过她到底要不要实话实说呢?

    羽羡可没有忘记流年和连城翊遥,不久之前对待他们的态度呢。

    所以此刻的羽羡也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把实情告诉他们,还是加一把火呢。

    随即羽羡便不由得看向了连城嫣然。

    在看到连城嫣然也是一脸焦急的看着她的时候,羽羡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刚刚连城嫣然都说了,对于凌清的病情,她是可以帮得上忙的。

    所以为了连城嫣然不会落下,空口说瞎话的话柄,她还是以一个医生的角度出发吧。

    此刻羽羡的不说话,让连城翊遥和流年都非常的担心着急。

    同时,连城翊遥和流年的心里也开始不停的胡思乱想。

    就在连城翊遥和流年的心脏被紧紧地揪着的时候,却突然听见羽羡终于开口了。

    “现在的凌清,人虽然看上去是非常木纳的,但是人却是非常清醒的,甚至此刻的凌清只是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听到羽羡的这些话,连城翊遥和流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虽然羽羡说的这些,他们大概也了解,但是这一次,连城翊遥和流年却没有开口打断羽羡所说的话。

    “时间短一点自然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时间如果长的话,凌清极有可能会一直陷在自己所营造的小世界里,到最后怎么也没有办法出来的时候,就严重了。”

    这是实话,羽羡没有任何欺骗的成分。

    在听到羽羡的这些话,连城翊遥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倏地一紧,同时也伴随着疼痛感。

    很难受,有种即将要窒息的感觉。

    而此刻的流年也是如此,在听到羽羡的这些话的时候,脸色倏地变得难看极了。

    但是流年只是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到底应该说些什么呢。

    “那现在究竟应该怎么办?”

    几乎是过了良久,连城翊遥这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羽羡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办法是有,但却并不是长久的办法。”

    的确是有办法的,只是这个办法的作用,一点也撑不到多久了。

    如果这个药效最后失效了,凌清会极有可能会再次回到自己的小世界里面去。

    所以她才会说,药效并不长久。

    “什么办法?”

    “什么办法?”

    这一次,连城翊遥和流年再次异口同声的问道。

    “先让凌清昏睡过去,让凌清的脑袋好好的休息休息。”

    羽羡这一次,并不准备有所隐瞒,从刚刚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完全可以看的出来啊。

    而且,此刻的凌清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的变化,只是茫然空洞的眼神,却是愈发的明显了。

    “当然,在选择让凌清,在此刻昏睡过去之前,你们可以尝试一下,对凌清再说些什么,这样我就可以大概了解,这个药效,究竟是否能够真的对凌清,有一丝的作用。”

    到时候流年和连城翊遥,对着凌清所说的话,也是极其重要的环节呢。

    如果到时候,连城翊遥和流年,对着凌清所说的那些话,如果凌清还有一丝的反应的话,那都是非常好的状况。

    如果凌清到时候,对流年和连城翊遥没有反应的话

    如果到时候,凌清对连城翊遥和流年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的话,那么问题就严重了。

    虽然此刻还是不太懂羽羡的用意,但是连城翊遥和流年,还是会听照羽羡的话做的。

    但是在那之前,有些问题还是需要弄明白了。

    “如果将凌清弄的昏迷过去的话,那么到时候,凌清再次醒来的时候,不会出现什么后遗症吧?”

    对,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连城翊遥觉得自己十分的有必要来搞清楚这样一点。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羽羡就只是无奈的摊了摊手。

    “没有后遗症,但是,我无法保证,下次凌清,在遇到同样的状况的时候,会不会比今天这样的状况,还要严重上许多。”

    听到羽羡的话,连城翊遥和流年便忍不住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连城嫣然也是一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连城翊遥便依照羽羡刚刚所说的话,开始对着此刻的凌清,说起了话。

    “凌清,你现在在想些什么呢?我不知道你现在究竟能不能听到我说的话,不管你能不能听到,我都自私的想让你听到。”

    说到这儿的时候,连城翊遥再次用力拥紧了怀里的凌清。

    “我很喜欢你,特别的喜欢你,喜欢到,我经常不知道自己应该那你怎么办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连城翊遥倏地笑了,可是这笑里却透着许多的无奈。

    “我知道,其实你一直都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但是你却选择了假装不知道。”

    连城翊遥的话说到这儿的时候,便突然再次的顿住了。

    就只是顿住了几秒钟而已,随即连城翊遥便再次开口了。

    “不过,没关系,不管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这都不影响,我对你的喜欢,而且我会一直一直的喜欢你的。”

    话落的同时,连城翊遥便俯身,在凌清的额头落下了一个吻。

    “凌清,我现在只希望你能够醒来,清醒过来,健健康康的,完完整整的清醒过来。”

    说着,连城翊遥便抬手,缓缓地抚上了,凌清的面颊。

    随即,连城翊遥便缓缓的勾起了唇瓣,那笑容,却透着苦涩。

    听完连城翊遥说完这些话,凌清却是一点的反应都没有,只是依旧保持着木纳的表情。

    说完这些话之后,连城翊遥的双眼便紧紧地盯着凌清的脸颊,想要知道,凌清是否会因为他的这些话,而有所反应。

    可是等到最后,却让连城翊遥失望了,凌清没有一丝的反应,就连睫毛也不曾动一下。

    这让连城翊遥的眼底不由得染上了,一抹很是浓重的失落感。

    但是虽然失落,连城翊遥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其他的任何的不满。

    就只是很是心疼的,将怀里的凌清,更加的抱紧了一分。

    将连城翊遥对凌清所说的这些话,一字不漏的都听宰了耳朵里。

    但是众人的反应却是不一样的。

    流年在听到连城翊遥所说的这些话的时候,更多表现出来的则是无奈。

    同时,流年也是真的非常希望凌清能够听到连城翊遥的这些话,能够对连城翊遥所说的这些话,有所反应。

    因此,在连城翊遥对着凌清说话的时候,流年的双眸,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凌清的脸颊。

    想要从凌清的脸上看出些什么,看出些,到底凌清是否将连城翊遥的话听了进去。

    而凌清是不是对连城翊遥所说的话有所反应呢?

    直到连城翊遥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流年都没有在凌清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其他的表情,亦或是反应。

    对于这一点,流年也很是无奈。

    流年不知道此刻凌清这样的表现,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流年是这样想的,但是一旁的连城嫣然却并不这样想。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今天,就在刚刚不久之前,会听到连城翊遥如此深情款款的告白呢。

    而且还是对一个已经离过婚的女人,这样表白。

    虽然知道连城翊遥对凌清的感情,但是亲耳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连城嫣然还是不由得有些惊讶了。

    但是惊讶过后,连城嫣然却轻轻的勾起了唇瓣。

    看来事情变得好玩儿了呢,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她倒是真的很是期待呢。

    只是一瞬间连城嫣然的表情再次恢复如常。

    流年就只是握了握凌清的手,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她知道此刻自己说的太多,只会让凌清更加的不想睁眼去看她。

    而且,此刻她真的已经不知道该对凌清说些什么好了。

    她害怕自己说的话,再次刺激到了凌清,那又该怎么办呢?

    所以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还是,尽量少开口吧。

    “看来你们都说完了,对吧。”

    看了看流年,又看了看连城翊遥,随即羽羡便问道。

    “说完了,你可以开始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都在流失,而连城翊遥怀里的凌清,却一点起色也没有,这让连城翊遥和流年,非常的担心。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羽羡点了点头。

    “其实你们不用担心,很快的,很快凌清就会晕迷过去的,只是醒来的时间会延后一点而已。”

    此刻羽羡所说的话,完全是从一个医者的角度出发的,没有藏一点的私心和坏心。

    这一点,连羽羡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听完羽羡的话,连城翊遥和流年都点了点头,随即便等待着羽羡的动作。

    正如羽羡自己所说的那样,果然很快,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凌清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紧接着,凌清的身体也软软的倒在了连城翊遥的怀里。

    温软的触感,让连城翊遥的心也不由得颤了颤。

    这样的凌清看上去毫无生气,这让连城翊遥感到很害怕。

    是的,天不怕地不怕的连城翊遥,在此刻居然感到害怕了。

    紧紧地将凌清抱入怀里,连城翊遥的嘴唇贴上了凌清的额头。

    眼底的担忧和害怕,却是怎么也散不去的。

    “先抱凌清,去房间里休息吧。”

    不想打扰他们,但是还是要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