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大清隐龙 > 3550 解除封印!
    烽火如一条龙一样直奔东方绵延而去,居庸关这里直接是给京师报信,而北线黄花峪则不是终点,烽火居然向着遵化、迁安方向接着烧了过去。

    当京师烽火点燃后的四个小时,也就是当天傍晚的时候,长城东方的起点山海关也燃起了最后一堆烽火,这条中国大地上的封印长龙算是彻底的火了!

    遥远的南方马六甲海峡繁忙的航道上,归国的致远舰队正在英国军舰的拱卫下向狮城星加坡驶去。

    之前在孟加拉湾遇到了风暴,好久都没有晕船的肖乐天突然吐的天昏地暗,躺在床上直哼哼。

    半梦半醒之间,肖乐天好像又坐上了喷气客机,而这一次公司经理居然大气的给他报销了头等舱。

    柔软的沙发前面非常宽敞,双腿都能放松开,香槟冒着气泡这是他商业谈判成功后的讲理,漂亮的不像话的空姐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腻歪。

    可是好色的肖乐天今天居然转了性,因为他已经被窗外的奇景给吸引住了!

    长城就在飞机下活了过来,沿着长城一线火光冲天,大火烧掉了衰草和沙尘,烧掉了覆盖在金龙身上的泥土和城砖。

    大火温度高到居然连岩石都烧化了,浑身浸满通红岩浆的金龙痛苦的挣扎而起,山海关老龙头一声长啸整个东海掀起了万丈波涛!

    “活了!长城活了……封印解除了……活了……”

    “怎么了?师傅怎么了……元首怎么了……快传黄邪医……”在船舱外一直伺候的项英赶紧带着人冲了进来,一看睡的魇着了的肖乐天正手舞足蹈呢!

    被叫醒的肖乐天满头都是大汗,黄邪医赶紧号脉“忧思伤肝啊!元首您得休息了……到了星加坡必须要多停留十天……”

    “得让元首好好休养了……在欧罗巴这几年,元首熬的心血都快干了!”

    肖乐天擦着冷汗对王怀远说道“去请石翼……石爷来!我有话说……你赶紧派人给国内发报,问一问最新的情况!”

    石翼也就是谐音失忆,这是石达开在欧洲的化名,这次翼王也跟着大队一起回国了,整个欧洲的情报和外交系统开始正式化,开始重组。

    很快船舱里就剩下翼王和肖乐天两个人,这是生死的兄弟肖乐天穿越而来所遇到的第一个历史名人。

    其实翼王还有范镰老掌柜他们,包括太白顶上的那些天国北伐老兵们,也都多少能猜到肖乐天的身份很不一般,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都认为肖乐天是从天上来的。

    “老哥哥……北方一定出事儿了,我说不清楚是好还是坏……我就是感觉好像有一种力量突然起来了……”

    “梦中我见到长城下的封印龙活了过来!”

    翼王抓住肖乐天的手“稳住……你是华族元首,你就算有天大的预感也要忍住……不能乱,你要是乱了阵脚,让下面的人怎么想?”

    “我信你!你是乘着风雷而来的,你才是真正的隐龙……我信你的所有预感!”

    “慢慢跟我说……慢慢跟我说……”

    两人在船舱里谈了好久好久,等到最后翼王石达开连干了好几杯威士忌“兄弟!现在我们只能等……你在星加坡多休息几天,等电报送过来……”

    “要是这些天真的有什么大事儿发生……那种能够和你的梦境对应上的大事儿!”

    “呵呵……你说你不是隐龙,也没有人信了!”

    肖乐天苦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哥哥啊,跟我一起回国吧!你的担忧其实已经不存在了……华族法典通过之后,人心也就定了!没人会裹挟你的……”

    石达开摇了摇头“不去了,我准备在婆罗洲下船,好好玩几年……南洋这么大难道还不够我玩儿的?”

    “累了,真的不想回国了……”

    哎……两人同时一声长叹,谁不累呢?想要复这华夏故土,哪里是那么容易!

    归国舰队的这些人不知道国内发生了什么,但是京城此刻已经彻底乱营了!

    昌平县衙的差役还有当地驻军包括西山大营的哨探,全都骑着快马回到了四九城,没过两个钟头偌大的四九城那些如长舌妇一样的八旗闲汉们,就把这个震惊的消息全都传了出去。

    “爷儿几个……今天出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儿啊!”

    “您说的是不是昌平居庸关那件事儿?”

    “没错啊,您也听说了……前面二荤铺,哥几个喝点去……走走走!”

    几人刚掀开二荤铺的门帘子,里面就已经人声鼎沸了,所有人都在议论今天发生的事情!

    “几位大爷,对不住您了,实在是没有位子了……要么您看跟谁熟就拼桌?”

    “这不黄三儿吗?过来过来……这里拼桌……”

    人们凑在一起还没等酒菜上全呢,就开始嘀嘀咕咕的议论起来了。

    “你们那消息都已经不新鲜了……西山大营鬼子六的大公子,载澄那小子带兵把居庸关给抄了!”

    “点烽火的六个老卒全都抓起来审问呢……京城里百官还有王爷们连夜进紫禁城,跟两宫太后商议这件奇事儿!”

    “多喝几杯啊……还好没有宵禁,还好没有宵禁!”

    玉泉山深处的新军大营内,载澄五官狰狞顶着外面的行刑的现场恶狠狠的说道“给我抽!狠狠的抽!问问他谁指使的?”

    “点烽火?妈的,这烽火是能随便点的吗?那是丫的汉人防备我们满人祖宗的玩意儿!”

    “我也算是活着见了市面了,这都废了二百年的玩意儿了,居然还能冒烟!”

    居庸关在清朝完全是处于半荒废的状态,由于没有北方的敌人需要防御,所以这里并没有驻扎大军,但是作为管控商路的要道留下一些士兵收收税,修修路还是有必要的。

    偌大的居庸关也就昌平留下二十多绿营老卒看管着!

    这几名老卒从一开始就已经招了,可是架不住载澄死活不信啊!

    “贝勒爷啊!奴才我真没有瞎掰……真的是口口相传的规矩……我没有骗人啊……”

    “带我的师傅就是这么教的,说是榆林堡那边一旦冒黑烟了,那就在关墙上也点烽火……具体这烽火干嘛用的,我怎么知道啊?”

    “放屁!你不知道?我打你个不知道……抽死他!”

    鬼子六的大儿子今年还不到二十岁,正是混不吝的年纪,父亲权势滔天结果养的他成了京师的一霸!

    抽死几个老卒对他来说那都不是事儿!

    旁边有王府的管事儿看不过去了凑过去低声说道“贝勒爷……也许这些老不死的,说的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