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科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催眠师 > 14.小试能力
    无论李岳和奥萝洛门罗有多么的舍不得,任务还是有结束的时候。

    在第二天下午,菲尔科尔森处理好安家的事情后,他、李岳、还有医疗团队登上了返回纽约的班机。

    “回家后记得给我打电话,每天都要打。”

    “嗯。”

    “不能忘了我,不能去沾花惹草。”

    “嗯。”

    “如果想我了,就飞过来看我。”

    机场上,奥萝洛门罗拉着李岳的手掌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生怕他会一转身就忘记了,而李岳微笑的看着奥萝洛门罗,打理着她散落的耳发‘嗯嗯’的回答。

    不远处,菲尔科尔森也在和奥黛丽深情的亲吻告别,直到班机即将出发的消息在广播中播出了,两对恋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看着李岳、菲尔科尔森挥手,转身登机,奥萝洛门罗和奥黛丽忍不住泪目,而坐上了飞机,从窗口看着两人哭泣的李岳、菲尔科尔森心里也不好受。

    “离别是最容易让人哭泣的场景之一,以前我没有这种体会,但是看到奥萝洛门罗哭泣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李岳按着左胸说道,“这里有些疼痛。”

    “那是爱情。”菲尔科尔森撤回了看向窗外的目光说道,“爱一个人的眼光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爱情,在心理学来讲是一种认同的特殊情感。”李岳笑着说道,“而用生理学来说,是为了交配。菲尔,你对奥黛丽女士的感情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

    菲尔科尔森笑着说道,“都有,对于我来说,奥黛丽所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其中的一个家。”

    菲尔科尔森话风一转对李岳说道,“现在,整个飞机里都是我们的人,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安晓卫会因为毛细血管破裂导致失血性缺氧了吧?”

    都是你们的人?李岳微笑着连打了三个响指,一部分特工晕倒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李岳这才继续说道,“这个安晓卫交给我的技能有关,菲尔,你听说过预言吗?或者说情景推理。”

    菲尔科尔森看着晕倒在自己座位上的特工皱起了眉头,但依旧把注意力看向了李岳。

    “预言?你是说摩西、玛雅人那样的预言家,安晓卫是那样的人?”

    “不!我们可达不到那种程度。”

    李宽随即将精神世界自动演化现实世界场景的功能告诉了菲尔科尔森,并且说道,“这个能力并没一层不变,需要使用者分心观察精神世界的推演,非常消耗精神力。而且时间不能太长,太长的话,变数很多。”

    “也就是说,未来究竟怎么样,还是需要我们去干涉。”菲尔科尔森皱着眉头说道。

    “没错,这里面并不涉及时间的前后顺序,自然也就不存在鸡生蛋、蛋生鸡这样荒诞的时间观念。”李岳笑着说道。“按照华国古老的语言来说,我的眼睛跳出了时间的长河,从时间之外来观察这个世界。”

    “非常有用的能力。”菲尔科尔森感叹的说道,“可惜,安晓卫说过,现实世界只有你和他才能使用这种技术。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但是我们怎么知道你的这项能力的准确性?要知道推演整个世界的动态是需要非常庞大的处理系统和运算,光想一想就足够让我的脑袋爆炸。”菲尔科尔森说道。

    李岳耸耸肩说道,“推演局部的变化那就够了。比如:再过3分钟后,飞机就会起飞。五分钟后,会有一位漂亮的空姐会走过来问你需不需要饮料,大长腿、脸上有颗美人痣,说话温声细语。然后你点了一杯果汁后喝进肚子里,昏沉的睡了过去,因为全部的饮料里都有浓度的安眠药。

    等你醒过来后,就会发现我已经被那些晕过去的人绑架走了,而你的手下特工们被捆绑着塞进了厕所里。”

    咕咚咕咚,吞咽口水的声音在机舱里响了起来,那些专心听着李岳说话的特工全都头皮发麻的看着李岳。

    不仅是他们,就连菲尔科尔森都觉得自己的头皮瘙痒,想要去挠两下。

    就在这时,一位漂亮的空乘带着微笑走进了机舱当中,就如李岳说的那样:她长着一双嫩白的大长腿,脸上有颗美人痣。

    空乘小姐姐明显被机舱里的气氛给下了一天,但还是鼓起了勇气走了进来,用温声细语的语调对菲尔科尔森问道,“你需要饮料吗,先生?”

    菲尔科尔森还没来得及说话,李岳就从空乘小姐姐端着的托盘里拿了一杯果汁说道,“这个正好是我需要的,昨天忙了一天,这点时间刚好可以补补觉,你觉得呢?”

    空乘小姐姐尴尬的对李岳笑了笑,准备先问问其他人需不需要饮料,却被菲尔科尔森一把抓住手掌按倒在走廊里。

    李岳看着菲尔科尔森骑在空乘小姐姐的姿势笑着说道,“奥黛丽女士如果看到你这副样子,一定会吃醋的。不过,我不会告诉她。

    行程接下来有一些枯燥,我先睡一会儿。”

    说完,李岳径直将那杯果汁喝进了嘴里,还没来得及说一身晚安,他就已经歪倒在座位上晕了过去,但是他的动作,也证明了刚才说的话,一点都没错。

    一想到这儿菲尔科尔森就一阵后怕,假如自己弄丢了李岳,自己要怎么会面对局长和李岳的亲人、爱人。

    从背后拿出手铐铐住空乘小姐姐,菲尔科尔森黑着脸对其他醒着的特工说道,“把昏迷的人捆绑起来塞进厕所里,来几个人和我一起,把飞机的控制权弄到手里。”

    这些被吓到的‘小’特工们顿时行动了起来,解开安全带开始了拯救‘自己’的行动。

    ……

    当李岳再次醒过来时,飞机已经平稳的降落在了纽约国际机场,闪亮的跑道上,数辆黑色suv将飞机团团围住,从飞机上接收安排下来的‘囚犯’。

    他揉了揉自己的犯晕的脑袋呢喃道,“好痛,安眠药的剂量实在太大了。”

    菲尔科尔森从飞机卫生间走了出来,将一张打湿了水的毛巾递给李岳说道,“痛就对了,明明知道果汁里有大量的安眠药,还豪爽的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因为补充睡眠可以保证肌肤的嫩滑。”李岳打趣的说道,“那么多女性睡午觉不是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