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独步成仙 > 1670章 开设丹坊
    接过渡明递来的储物袋,里面有不少小布袋,每个布袋上都标明了是何种灵物的种子。林林种种,不下万种,看来这段时日内,这家伙也没有闲着,不过大部分价值都不算高,甚至与陆小天以前结界中的有所重复。也有一些是以前陆小天没有的,用来于炼制化神,甚至神虚境丹药的灵种。

    只是现在青果结界出现异变,这些灵种是用不到了。

    “后面不用再收罗这些灵物种子了。”陆不上下左右收了须弥袋说道。

    “可是晚辈做得不够好?”渡明一听,顿时有几分诚惶诚恐了。

    “倒不是,有其他的事交给你,我打算在北城租一块地方下来,开设一处炼丹坊,专接元婴后期所需要的一些丹药,结婴丹也可代为炼制。你替我四处散播消息,把名声传开即可。”陆小天说道。

    “原来陆前辈还是一个丹术大宗师,失敬,失敬。”渡明顿时放下心来,然后脸上又带着十足的干劲,陆小天交待给他的事自然是越多越好。

    “天哥,那我干嘛?”禾虎不满地道,“为什么他有事做,我没有?”

    “你?跟渡明一起去吧。”陆小天耸了耸肩,暂时还真没有合适的事交给禾虎。

    渡明领了新的任务,与禾虎两个再次离开。陆小天按照地图上的标记,在北城靠西一点的位置,租了一片相对荒劈的位置租了一大片山野,占地千亩左右,每月需要十块灵晶,这里灵气并不是十分浓郁,可以说比起其他地方都要稀薄一些,那北城的城役租给陆小天时,也不由讶异地看了陆小天一眼。毕竟这里大多是元婴修士出没之地,化神修士甚少来此。

    陆小天也没管对方的眼神,吸收灵气,哪里有直接从灵晶内吸收灵力来得快。这里的灵气是否稀薄一些,也就没关系了。

    这片荒地中有几处院落,在院落门口,陆小天树了一块木牌,上书代炼通血生肌续骨丹,结婴丹,破阶丹,复阳清雷丹,升元一气丹

    罗列了一大堆元婴后期所需丹药,所炼丹药,在元婴后期中,无一不是精品。还有少数两种是化神期所用。

    最后,陆小天在木牌上又标注了一句,“若炼制失败,按灵物市价三成赔偿。”加上这一句之后,想必能打消一些人的顾虑,陆小天行走修仙界数百年,自然知道一些委托炼丹之人,都是找熟不找生。毕竟一个没有丝毫名气,素不相识的人,凭什么将好不容易收罗来的灵物交到对方手里。

    竖好木牌,陆小天发现似乎少了一人替他专门负责这些琐事,原本渡明可以胜任,可渡明有了其他任务之后,这些琐事难免就落在了自己身上。不过也不打紧,暂时就这样吧。

    现在青果结界派不上用场,自己去收集灵草又太耗时间,而且单靠自己买灵物炼制丹药,花销太大,还得供自己修炼所需,只出不进凭自己这点灵晶根本维持不了多久。

    “倒是许久没有这种为生计所迫的时候了。”陆小天摇头一笑,在小院中,将小火鸦,追灵小白犬,紫叶真邬都放了出来。至于破阶虫,没有这三个小家伙好动,而且破界虫成长到现在,其破除阵法禁制的妙用也容易引起别的的窥视,这里不比以前在灵墟秘境的时候,不能再那样无所顾忌了。

    “汪汪!”

    “呱呱”

    小火鸦与小白犬感受到这天地间浓郁之极的灵力,便是灵墟秘境也远远不及,当即兴奋得一阵上蹿下跳。

    “只能在这方圆千亩的范围内活动,超过这片区域,若是惹出什么麻烦,我也兜不住,到时候被人一锅炖了可怨不得我。”陆小天尤其警告了小火鸦一句。

    “呱呱”小白犬乖巧的点了点头的同时,天性不安份的小火鸦不耐烦地叫了两声然后便飞得没影了。小白犬也欢快的跟了上去。

    小白乖巧懂事,小火鸦虽然天性不安份,但也不是吃亏的主,鬼精一样,也是识得厉害的。也不怕它闯出什么祸来。

    自己手头上的这只炼丹炉暂时还能用,甚至可以炼制大部分化神期修士所需丹药,不过再想炼制更高阶的丹药,就需要一只更好的丹炉了。陆小天摸了摸下巴,当下又在门口挂了一个明日开业的牌子,又出门而去。

    数个时辰后,陆小天便回来了,倒是看了几个炼丹炉,买了一只通体碧绿,三足,印有青叶图案的青叶炉。花了他八百多灵晶。那数十灵晶的,跟他手里那只差不多。一百多的,也没好多少。恐怕用不了多久又要换。陆小天一咬牙,便整了这只八百多灵晶的。便是神虚境所需的大部分丹药,用这只丹炉也能炼制出来了。

    又花了八百多灵晶,陆小天着实心痛了一把,原来的那只丹炉陆小天也没有就直接出手,毕竟那只用习惯了。这只新买的虽是更好,可毕竟还要重新炼化一二。

    离门口处还有一段距离,陆小天便看到有十几个元婴修士对着门口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个炼丹师口气还真是大得很,又不是哪个丹坊出来的大宗师。竟然敢夸口能炼制如此多的灵丹。”其中一个身材高挑,身材极为惹火的女子叽叽喳喳地道。

    “我们化一丹坊几个成名已久的大宗师,也不敢夸口能炼制如此多的灵丹。”旁边那眉清目秀的男子身上带着股丹药味,便是化一丹坊的一名高级炼丹师。此时神色极为不屑地道。

    “原来化一丹坊的人,失敬失敬!”

    周围几个元婴修士听到这年轻男子的来历,脸上顿时一阵莫名的敬意。虽说这男子也还只是一个元婴修士,但年纪轻轻,便已经是高级炼丹师,还是化一丹坊的人。日后前途自是不可限量。一旦成为炼丹宗师,加上其元婴期的修为,身份立即便甩开他们这些人一截。

    “不过是个沽名钓誉之徒,想要以此来搏此名声。无聊之极,琪儿,咱们走吧。”年轻男子神色倨傲,旁边那高挑女子应了一声,挽着青年的手便要离去。看到陆小天从远处踱步而来,顿时眼睛一亮。

    “怎么,你认识此人?”年轻男子显然注意到了身边女子神情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