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道吟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相对
    如果说寻常的修真者对于环绕在身,但又无可碰及的那一缕无形的“丝线”感应不得的时候,陆地神仙可是真能触碰的到。

    而吕冷轩下面的话,可真就让李小意大为的吃惊,脸色都跟着变了。

    他将手里还残余的烈焰酒一饮而尽,吕冷轩的眉头紧皱,脸上也多了一抹近似于痛苦的表情,半晌的时间,才有了渐渐的舒缓,继而闭目享受着全身放松后的愉悦。

    快乐和痛苦其实都是相对的,这酒便是最好的诠释。

    吕冷轩睁开眼,鬼妃则为其把酒重新倒满,他看着李小意,难得的,居然有了一丝笑容。

    “你可知道真仙若是真想成就的话,最难的是什么吗?”

    李小意未言,吕冷轩却道:“你现在是地仙的境界,其实已经可以触碰到它,而它对你我这样的修者来说,就是跨入真仙境界的最后一道屏障!”

    “前辈是说……”李小意的眼神发亮,似乎想到了什么,而吕冷轩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已经不需要再另做解释。

    李小意仰头一口,便把杯中剩下的烈焰一股脑的全喝了进去。

    热辣的感觉,虽然让人痛苦,然而却无法掩盖其内心里的兴奋。

    三千烦恼丝,斩三尸,说到底还是要切断缠绕在自身的命运,方可跳出三界之外,超脱而入仙品。

    李小意之前的那一剑,自然斩不灭命运的无形牵连,是因为方向错了,对方可就在他自己的身上!

    “你能看见?”李小意突然问道。

    吕冷轩没有回答,而是再饮杯中酒,一旁的鬼妃默然无声的出现在了李小意的身后,为其倒满酒。

    “修为到了我这种程度,已经能够略微感应到它的存在,亦如寄生体内一样,成为了一种看似不能分割的一部分。”

    话说到这里,却是顿了顿,他的目光再次转向到了李小意这里:“而你还差上那么一点。”

    李小意皱了皱眉,不过随即又舒展开来:“后期的境界,前辈的突破可是和域外的那位前辈有关?”

    这话就有些意思了,吕冷轩脸上的笑容开始收敛,继而变形,由高深莫测变成了略带着一丝的狰狞,然后再喝酒的时候,又恢复到了之前冷漠的表情。

    “当初的明玉海,你杀敖旭,我有助过你,才有了今天的协定,只是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对你仅存的那一丝期望。”

    左右而言它,话题又绕了回来,有关于命运层面的事情,吕冷轩不愿意再谈,李小意后面的问话,他也不回,现在眼前的这一方血池,则是维系两人之间唯一的桥梁,那可是相当的脆弱。

    “前辈尽可放心,这洞天福地您都进来了,还怕晚辈使诈?”

    望着李小意微微一笑的表情,吕冷轩也不再这个层面多言,两人相对而坐,一时无话,气氛也冷了下来。

    而有关于“命运”的话题,李小意还是不愿意放弃,想要尽可能的打探,因为他可从未在宗门典籍里看到过这些,但是吕冷轩讳莫如深,滴水不漏。

    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不时的便说上几句话,话题广泛,却不牵扯李小意最为关心的核心问题。

    他们说起了宗门,也讨论了修真界未来的形势,吕冷轩看的倒是清楚,觉着李小意想要的,是一个一手可遮天的天下。

    对此后者的回答是,不是还有前辈的存在吗?

    两人又是默然。

    相对于这里的尴尬气氛,明玉海上却是已经掀起可了阵阵的腥风血雨。

    最先被昆仑所针对的势力,就是处于昆山海域附近的银魅和蓝龟一族,昆仑已经不能再容忍自己的近海,有这么几颗沙子,一直让其膈应着自己的眼睛,所以就在这两族和本土海族正大战不断地时候,昆仑来了!

    苍蓝双眼充血,目视着头顶上方,一艘艘遮天蔽日的龙舟战船,还有纷落如雨下的道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自己的族人。

    和其纠缠不清的一名本土海族,见此一幕,却是狰狞一笑道:“老鬼,今天就是你族的灭族之日!”

    苍蓝愤怒了,包括银魅一族的顾采薇,无不面现愤恨之色,即便心里有所猜测,可还是不曾想到,昆仑这一次是真的打算对他们这些曾经的盟友们动手了。

    道萍儿就站在一艘龙舟战船之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上空海下,早已布置下的天罗地网,除了那些攻打蓝龟和银魅一族的海族势力之外,苍蓝和顾采薇这一次在劫难逃,必须在此格杀,以免得后患无穷。

    至于魔鱿和铁灵一族,因为各有战场,也在一些海族势力的攻击之下,所以即便知道了这里的情况,也是分身乏术。

    而在解决了蓝龟和银魅两族以后,那边的战场,就是昆仑的剑锋所指!

    东海这里,鱼龙族依旧占据着绝对的主导位置,即便已经有几方本土海族的势力联合了起来,试图向着这里发难,可拥有海兽军团的坐镇,数场大战下来,本土海族的联军,损失惨重进入到了偃旗息鼓的状态,并没有就此散去。

    这引起了鱼主老妪的警觉,并且在得知了昆仑的动向之后,一股极其不祥的预感在心里升起。

    大殿之中,一众的长老对此也是议论纷纷,内心里更多的则是恐惧。

    他们怕的倒不是昆仑会不会倾巢而来,准确的来说,是畏惧一个人,一旦他要是全力出手,那么鱼龙一族很有可能便会步入异形海族的后尘。

    那时候,真就是万劫不复!

    敖旭的存在,对于整个鱼龙族来说太过重要了,尖端力量的制衡,几乎可以影响到一个族群的存在与否,而现实是,他们已经失去了敖旭。

    不管鱼龙族的内部如何商谈对策,外界内里的血珠里的世界,李小意依旧和吕冷轩正面相坐。

    两人之间此时的话题已经说到了道门各宗,又讨论起了过往,让李小意觉着有些意外的是,眼前的这位剑仙前辈,对此真的不太看重,心境上已然和当初在蜀山剑宗的湖畔前,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