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四十二章 狐朋狗友
    山阳王内史庚渚,是徐佑的人!

    准确点说,是詹文君的人!

    他的出现当然不是凑巧,而是故意引开沈越,让徐佑试探李雀儿。

    出了沈府,徐佑和清明乘舟回长安里,快到骠骑航渡口时,觉得舱里憋闷,两人出来站在舟头,任由秋风拂面,清明突然笑道:“麻烦来了!”

    徐佑苦着脸,他也看到迎面而来的画舫二楼栏杆处围着一群女郎,其中一人脸色铁青,目光喷火,正直勾勾的盯着这边。

    金陵真的地气邪啊,又是萧药儿,莫非女鬼变的,这么阴魂不散?

    这明显跑不掉了,徐佑很光棍的让渡船靠了过去,萧药儿冷哼一声,脸色稍霁,吩咐画舫的船夫搭了跳板,把徐佑和清明接了过来。

    刚刚落脚,萧药儿单手撑住,一个漂亮的侧翻,从二楼飞到徐佑跟前。这次手里没马鞭,直接从腰间抽出紫艾刀横到徐佑脖子上,俏脸凑了过来,柔软的鼻息几乎要钻到徐佑的肌肤毛孔里,姿势再暧 昧不过。

    萧药儿可不管这些,她只知道自己很生气。这个黄华,呸,狗屁的黄华,分明就是谎话的意思,害得她傻乎乎的跑到长干里,找遍了逆旅没有找到叫甘棠的店,更别说找到黄华这个狗东西。回来闷闷不乐的跟柳红玉说起,她却笑的不行,那时才知受了骗。

    由来只她欺负人,何曾被人这样欺负过?再者萧药儿自认好心,可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是可忍孰不可忍!正愁着怎么发动人手去找他,没想到老天有眼,今日竟自个送到门上。

    清明没有出手,萧药儿并无杀意,就算她真的要杀,动手的瞬间也足以夺刀救人。何况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儿女的萌动春心,其实,也挺有趣。

    距离差点成负值了,徐佑比清明更能感受到萧药儿有无杀机,赔着笑道:“女郎饶命,饶命!”

    萧药儿满腔怒火,没见徐佑时恨不得把他撕碎了喂狗,可这会看到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心里却不知为何总是狠不起来,又被饶命饶命的声音搞的头晕,忍不住顿了顿足,道:“别嚷嚷!”

    锦夏黄绫包裹着的澎湃随之起伏,云霞般绽放的脸蛋在午后的阳光里几乎呈现出透明的形状,虽然故意凶巴巴的,可瞧在徐佑这样的老司 机眼里,无疑是卡哇伊式的可爱到爆!

    “好!”

    徐佑闭嘴。

    萧药儿愣了愣神,差点被他气死,纤手一紧,锋利的刀刃充满了压迫感,道:“这时候倒是听话,嗯?信不信我割了你的头泡酒喝?”

    徐佑反问道:“割哪个头?”

    萧药儿有点懵,道:“你有几个头?”

    徐佑扭捏的撇向一边,道:“两……两个吧……”

    萧药儿更懵,你突然羞涩个毛啊,疑惑道:“两个?”

    “药儿,带他上来!”

    二楼传来清雅好听的女声,不出意外,应该是柳红玉。萧药儿眼神有点慌张,也忘了纠结一个头两个头,低声道:“等会你认个错,别的千万不要说,我阿姊脾气不好,当心真伤了你!”

    这丫头看似刁蛮,其实心底良善,原是徐佑骗了她,可这会反倒担心徐佑的安危。上了二楼,柳红玉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红色的戎服勾勒出颇具美感的全身肌肉线条,像是蓄势待发的雌豹,随时可以给出致命的攻击。

    她很美,却从头到脚长满了尖刺!

    柳红玉望着徐佑,毫不遮掩眼里的厌恶,道:“幽夜逸光何等才名,没想到竟是这等厚颜无耻之徒。”

    萧药儿急忙跑过去,抱住柳红玉的手摇了摇,道:“阿姊,他只是来金陵做生意的小行商,字都不认识几个,什么幽夜逸光,什么才名嘛……”

    柳红玉宠溺的握住她的手,道:“你这个傻子,他叫徐佑,字微之,人称幽夜逸光,江东诗赋之宗,元白纸、青雀舌、麒麟车、神品书,哪样不是轰动四方?也就你这个笨小娘,才会相信这种人的鬼话!”

    萧药儿惊的杏眼圆睁,看看柳红玉,看看徐佑,似乎在判断谁说的话是真的,过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真是……徐微之?”

    徐佑没料到柳红玉竟认得他,不过他多次公开露面,看热闹的人不在少数,紫艾军里或许就有人正好看到了也不稀奇。身姿挺拔而立,气质骤然而变,跟那个没脸没皮的黄华顿时判若两人。

    “在下徐佑,之前多有得罪,女郎莫怪!”

    萧药儿有点失魂落魄,呆呆的到旁边坐下,垂着头不再言语。柳红玉凝视着徐佑,道:“你信口开河骗我姊妹,若依往日,鞭打十下是少不了的。不过,我念及你为中军造雷霆砲,救了钱塘无数百姓,这十鞭打先记下,再有不法事,定不轻饶!”

    徐佑淡淡的道:“军主好大的威风。”说完也不和她废话,对萧药儿歉然道:“我和女郎萍水相逢,不知底细,为免麻烦,故而化名,其实并无恶意,今日既挑明了,终归是我欺瞒在先,还望见谅!”

    拱手作揖,转身就走,刚触碰到舱门,柳红玉冷哼一声,单手轻拍桌面,紫艾刀凌空弹起,双指一挥,连着刀鞘直奔徐佑而来。她再狂妄,也不会光天化日的杀人,原本的打算是让紫艾刀擦着徐佑耳边,咄的钉进木墙里,好略作威吓,让他领点教训。然而眼前一花,清明到了徐佑身后,凌厉的刀光闪过,柳红玉最为深爱的紫艾刀断成两截落到了地上。

    这时候萧药儿惊慌的呼声才传入众人耳朵里,柳红玉美目泛着异彩,死死盯着清明腰间的刀鞘,道:“你的刀,开个价!”

    不问你卖不卖,也不问你多少钱,直接开个价,我要了,就这么简单。

    门阀的傲慢啊!

    清明别说回答,就是看都没有看柳红玉一眼,默默走到徐佑身旁。柳红玉犹豫了片刻,道:“你既晋升小宗师,何苦居于人下为奴?若肯来柳氏,徐佑给你什么条件,我都三倍给你!”

    这是当面挖墙脚,不仅有门阀的傲慢,还有门阀的无礼。徐佑碰了碰清明,笑道:“问问,看你值多少钱?”

    清明翻了个白眼,貌似很为徐佑的幼稚感到羞愧,可口中还是问道:“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柳红玉以为他动了心,斩钉截铁的道:“什么都可以!”

    “是吗?”清明淡淡的道:“那你来给我家郎君作个小妾吧!”

    天地良心,这话绝不是徐佑教他说的,也绝不是徐佑的意思。他连想都没有想过让柳红玉作妾,开玩笑,天下间敢让河东柳氏的女郎作妾的人估计还没有生出来,就是贵为皇族的安氏也不行,何况他这个穷得只剩下钱的徐氏?

    柳红玉粉脸气得通红,伸手去拔刀,摸了空才惊觉刀已经毁了。萧药儿见势不妙,扑上来抱住柳红玉,扭头哭喊道:“走,你快点走!都是我的不对,不该招惹你,更不该让你到船上来,快走,阿姊我自会劝慰,你们走!”

    徐佑无奈的瞪了清明,表示心累,让你问,是问问现在小宗师的行情,不是让你帮我撩妹,撩妹就特么的算了,直接撩到了死路上,找谁说理去?

    两人灰溜溜的离开画舫,回到长干里,冬至迎了过来,看徐佑脸色不好,偷偷问清明怎么回事,清明低声说:“郎君见色起意,结果被人拿刀砍了……”话音未落,突然脚尖点地,倒飞三尺,宿铁刀出鞘,神宁气足,挥刀前劈。

    锵,空气里发出金石之音,一朵红花成了两瓣,随着清明缓缓落地。

    冬至咋舌不已,道:“小郎出手?”

    清明点点头,徐佑以一朵红花逼他出了刀,修为似乎比起钱塘时又有精进。可他才破开五品的山门多久?这速度太过骇人听闻,也太霸道了些。

    道心玄微……

    清明屈指抚过刀刃,仿佛还能够感受到这一击的余威!

    子夜之后,詹文君来到徐宅,和徐佑见了面,问起今日的收获。徐佑冷静的眼眸透着让人信任的坚毅,道:“李雀儿是个蠢货,但她对沈越却是真心,或者说她对嫁给沈越这件事非常的满意,哪怕为妾,子女们也有了门阀的血脉为庇护。所以,结论就是,任何影响她和沈越关系的行为,都会成为她的逆鳞!”

    沈越以为,徐佑登门是为了找他有要事商议,其实徐佑根本就不是冲着他去的。沈氏和徐氏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个人的情谊微不足道,说再多都是无用功,可王晏的一席话却给了徐佑足够的灵感去寻找破局的良机。

    今日不惜以色相试探李雀儿,就是破局的第一步。

    接下来,徐佑要扮演的角色,是狐朋狗友。冬至收到线报,应天兴这晚要在青烟醉吃花酒,冯钟儿亲自作陪,面子很大,当然,是东宫的面子。徐佑以重金贿赂应天兴的心腹手下,让他把一尊做工精美的男 女参禅玉佛像送到了应天兴面前,黄金有价玉无价,这样贵重的礼物,就是佛祖也要动了心。应天兴答应见徐佑一面,他的想法和李雀儿差不多,都以为徐佑是为了求情,反正现在太子也没心情关注一只将死的蚂蚁,吊吊他的胃口,说不定能榨出更多的油水。

    要死的人了,钱财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还不如留给我呢,对不对?

    “带他进来!”

    于是,徐佑以钱财开路,敲开了青烟醉的大门,经过十几个正在嬉戏的男男女女,走到了应天兴的案几前,盘腿坐下,对裹得严严实实、正在操琴的冯钟儿说道:“开个价,不管多少钱,我买了你,送给应将军做个小妾!”

    活学活用,装顶级门阀的逼,果然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