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一百二十章 白衣雪,恨长绝
    说来六天这些年流年不利,都明玉的七非天宫在白贼之乱里被完全摧毁,天主身亡,麾下五伤、将军、夫人尽殁,再难恢复元气;年归海的罗杀天宫,自刺杀袁青杞开始就陷入了长醉不醒的噩梦里,不仅刺杀行动多次失败,而且被司隶府和天师道捉住了尾巴,不计代价,疯狂的进行追杀和围猎,这两年损失大的可怕。兰六象的明武天宫,也就是此次北顾里袭击的主谋,更是不必提,估计这会兰某人的心里还在淌着血……

    成王败寇,失败的后果,以六天的家底之丰厚,也实在难以承受!

    入夜之后,钱塘观重新陷入沉寂,苦泉坐在窗下,目光痴痴的望着高挂天际的圆月,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就仿佛他从来都站在那里一样。

    “三天主败了,一败涂地!”

    苦泉淡淡的道:“预料之中!顾陆朱张若是这么好对付,楚国的皇帝早就下手了,何必等到兰六象越俎代庖?”

    黑影叹了口气,道:“大天主曾有严令,吩咐各宫暂且休养生息,数年内不得擅动。可三天主不知受了谁人的蛊惑,竟和二天主联手设了此局,吴县惨败,彭泽湖还没有消息传回来,胜负未知……”

    “鬼师心知肚明,宁长意绝顶聪明,年归海不是她的对手。彭泽湖虽精心布下了杀局,可怕只怕还是杀不了宁长意!”

    苦泉露出一丝冷笑,道:“年归海的死活我不在意,我好奇的是,大天主对六天的掌控已经低到这种程度了吗?不仅年归海不听号令,连兰六象也开始忤逆他的法旨,擅行刀兵之事,难道就不怕受到严厉惩处?大天主当年杀妻弃子的威风哪里去了?”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鬼师沉默了一会,幽幽道:“大天主三年前练功出了岔子,正好扬州起事,为上下安心,勉力支撑了一段时间,导致伤势愈重。虽竭力隐藏,可不知怎的还是让消息传入了其他几位天主的耳中,年归海和兰六象肆意妄为,正是试探大天主的反应……”

    苦泉的眸子里露出震惊的神色,愕然了许久,低垂着头,问道:“受伤?大天主几乎已达天人幻化之境,如何会受的伤?”

    “天人幻化,终归不及天人合一!想要击垮天师道,孙冠大宗师的名头是绕不过去的山,大天主若是不到天人合一之境,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素灵玉诀……”苦泉喃喃道:“真的可以胜过孙冠吗?”

    “素灵玉诀以五藏开灵关,以命咒炼玉骨,上治素灵宫黄堂府,下治兆身丹田黄庭,通明四洞九元,化生白黑二炁,终至混沌自然的天人合一之境。六天赖以绵延千年,全仰仗此功法妙参造化,孙冠仅偷得天地菁华之万一,侥幸晋位大宗师,跟大天主相比,又何足道哉?”

    苦泉摇摇头,道:“这里不是酆都山,鬼师何苦说这些糊弄人的话?孙冠成名数十载,纵横南北,从无一败,大天主的天人幻化与之相比,怕是还差的远呢!”

    鬼师道:“所以大天主苦思十年,这才找到突破天人合一境界的办法,那就是炼金丹来通明四洞九元,可没成想百密一疏,眼看就能化生白黑二炁,却骤然生变,功亏一篑。”

    “炼丹?”苦泉神色凝重,道:“可是有人下毒么?”

    彭泽湖。

    金翅斗舰停泊在烟波浩荡的湖水东岸,舰身各处伤痕累累,部分桅杆断折,斜斜的插入芦苇从里,周边水域全是着火或沉没的各类船只,漂浮着无数的尸体,鲜血几乎染红了湖面,随着阵阵狂风起伏不定。

    二楼舱室,袁青杞端坐锦榻,慢慢的擦拭着八景伏神剑,白色的丝帕轻微一扭就有血迹渗出,可知剑下授首的贼人不在少数。

    “年归海呢?”

    “王复带人去追,还没有收到捷报!”宫一的衣裙红透,俏脸上的萧杀之气尚未褪去,道:“祭酒,王复绝非年归海的对手,不如让我前去协助,以免纵虎归山……”

    袁青杞将擦拭干净的八景伏神剑交给身后的徵四,道:“王复立功心切,谁去都会被认作抢功劳,触他的霉头做什么?为了六天,扬州治流得血够多了,剩下的就交给卧虎司吧!”

    这时商二角三等人推门进来,宫一没有再说话,恭敬的站到旁侧,束手而立。商二角三簇拥着一女子,青衣布履,眉目如画,正是许久未见的水希。

    “拜见女郎!”

    袁青杞从锦榻起身,走到水希跟前,纤手扶住她,道:“刚才战事紧张,没来得及叙旧。快起来,让我瞧瞧消瘦了没有?”

    水希抬起头,眼神澄净,声音一如既往的婉约轻柔,道:“婢子安好,倒是女郎清减了……”

    袁青杞笑了笑,扭过头道:“宫一,你们先下去吧。没我的吩咐,不许任何人进来。”

    宫一以目示意,和水希打了个招呼,领着商二角三徵四离开。等舱门关闭,袁青杞拉着水希对面而坐,唇角含笑,脚步轻盈,心情显然极好,道:“多亏你这支奇兵在,要不然今日真得坠入年归海的瓮中了!”

    “婢子接到女郎手信,立刻带人提前赶到此地布置,年归海可能做梦也想不到,抛开扬州治,女郎麾下还有如此庞大的隐藏实力。”水希顿了顿,道:“不过婢子劝一句,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以后再有这种以身犯险的事,女郎万万不要冲动!”

    “知己知彼,算不得犯险。风门自以为聪明,故意留下线索把我们引到彭泽湖,若是不来,岂不白费了人家的一番苦心?”袁青杞双手托腮,眼波狡黠,也只有这时,她才会露出一丁点的小女儿情状,道:“再者,年归海多次欲杀我而后快,不除掉这个卧榻之畔的鬼魅,我心难安!”

    水希知道自家女郎拿定主意的事,无论如何是劝不动的,身为下属,只有尽力策应,将危险降到最低,突然想起刚刚收到的重要情报,忙道:“对了,吴县那边有异动,似乎是明武天宫在设局……”

    袁青杞笑容渐敛,星辰般的明眸闪过丝丝寒意,道:“顾允的婚礼?”

    “是!据线报推断,明武天宫极有可能利用顾允的婚礼对吴县发动突然袭击,只是尚不明确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要如同白贼之乱攻占钱塘那般,再次反叛起事?还是围歼诸姓士族,警告各方不要对六天迫之太急?”

    水希面露忧虑,道:“女郎,不管怎样,此事都非同小可。明武天宫在六天里最善征伐,远胜罗杀天宫,甚至还在七非天宫之上,以顾陆张三姓和都督府的那点兵力,未必守得住吴县。真要再有一次白贼之乱,扬州必定凋敝不堪……”

    袁青杞那如春葱初剥的玉手微微一紧,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徐佑人呢?已到吴县了吗?”

    水希愣了愣,她没想到面对这么严峻的形势,身为扬州治祭酒的女郎首先在意的却是徐佑的行踪,道:“应该到了吧,他和顾允的交情天下皆知,挚友大婚,没有缺席的道理!”

    袁青杞缓缓起身,走到窗前,双手握着楹沿,绝美的背影透着无数男子的幻想,声音变得沉静而淡漠,道:“速速派人去截住王复,请他及时回转吴县,并请以司隶府的名义调动周边各郡府军府的精兵来援。还有,让宫一吩咐下去,起锚,回吴县!”

    “现在?”

    水希急道:“不妥!敌情未明,且众部曲刚经历大战,身心俱疲,伤亡甚重,这时回去,无异自投虎口!”

    袁青杞猛然回头,容颜似雪冰冷,道:“令曲骨观、月鸣观、黄叶谷观、京口观的隐子皆出,若吴县已失,不惜一切代价潜入城内,找到徐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水希心头微凛,道:“诺!”

    城内胜负已定,眼见天光大亮,埋伏在城外树林里的百精无奈撤退。从军营到县城,只有这片官道两侧的树林可以伏兵,但也只适合晚上,到了白天就不成了。离开吴县二十里,由四名将军夫人各带二十五人,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逃逸,等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这二十五人再次分开,或乘舟,或雇车,或步行,或混入行商的队伍里,反正各显神通,安全返回天宫为上。

    正是这种谨慎小心到了可怕程度的缜密,才让六天的巢穴隐藏了这么多年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其中一路,带队的是二将军丹鱼,地位仅次于大将军灵霄,狡诈多智,心思歹毒。刚和大部队分开没多久,他突然发现手下少了一人,四下寻找无果,又不便过多耽误时间,只能吩咐所有人留神,没成想往东走了数十里,竟又少了一人,整个过程没有喊叫,没有厮杀,就那么凭空的消失不见,好像这个人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连丢两人,丹鱼更不敢把队伍打散,而是决定进行反击,不除掉这个尾巴,根本没可能离开。当天晚上,他们选在野外开阔地宿营过夜,故意让一人溜出去撒尿,丹鱼带了十几人设好了陷阱,只留几个人在帐篷里来回走动为疑兵,结果诱饵平安无事,帐篷里的疑兵却全部消失不见。

    “闹鬼了?”

    恐惧源自未知,这比鬼还可怕的对手,让活着的人无不胆战心惊。接下来的行程专往闹市里钻,天不入夜就打尖住店,还迎着老板鄙夷的目光挤在一间房里,可人还是一天天的减少。丹鱼想尽了一切办法,动用了所有的聪明才智,可连对方的影子都没见到,更别提反败为胜,六七天之后,还有他和三名手下活着。

    丹鱼已经放弃了抵抗,他不是没想过和其他将军夫人会合,可那样违背了天主的命令,也把其他人拉下水,更有可能暴露天宫所在。

    与其违背天规被抓去照罪天宫受那炼狱之苦,还不如死在这里,也落得个干净!

    丹鱼紧抿着唇,合衣躺在舟头,轻舸如快马,顺流而下。夜空里乌云密布,暴雨将至,他胡子拉碴,目光呆滞,短短数日,把个精明过人的将军折腾的犹如行尸走肉。

    轰隆声中,电闪雷鸣,豆大的雨滴倾盆而泻,一人攸忽出现在乌篷顶上,长身玉立,白衣胜雪,脸庞笼罩在漆黑的夜色里瞧不太真切,诡异的是,连绵的雨线纷纷避开了他的身子,在这天地神威的覆盖下,开辟出方寸间的境外之境。

    “你究竟是谁?”

    丹鱼有气无力的问道,悄悄握紧了压在身下的暗器,那是一枚由机括弹射的毒针,迅如闪电,见血封喉,可破内家真气,三尺内几乎避无可避。

    如果能够活着,谁也不想去死,这是他最后一搏!

    “鹤鸣山,白长绝!”

    丹鱼震骇的差点跳起来,他早料到动手的是天师道的人,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鹤鸣山八大祭酒里最神秘最可怖的白长绝。

    铮!

    雷声阵阵,被遮掩的机括声轻微的几不可闻,毒针穿过无数颗雨滴,瞬间出现在白长绝腰身左侧的位置。

    砰!

    金铁相击的声音,比炸雷还要响上几分,毒针仿佛遇到了白长绝衣袍外的无形屏障,竟反弹回去刺入丹鱼的脑袋边,再偏上一寸,就要破脑而入。

    仅此一下,丹鱼就知道白长绝不仅是小宗师,而且已到了二品巅峰,仅差一步,就能登上武道绝巅。

    这绝不是他可以抗衡的力量!

    牙齿微动,里面藏着毒药,只要伸出舌头一添,明武天宫的任何秘密都不会从他口里泄露。

    死人不会泄露秘密!

    “你不想死!”

    白长绝俯身蹲在丹鱼身边,这么近的距离,可他的脸却好像能够吸收任何光线,让人无法聚集目光,也就看不清他的长相。声音听起来轻柔中带着诱人的妖媚,丹鱼目眩神迷,脑海里反反复复回荡着这四个字:

    你不想死!

    是的,我不想死!

    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