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玄幻小说 > 大刁民 > 第两千一百四十四章 沦陷的阿尔巴特
    万岛之国挪威,作为欧洲大陆最北端的北角县此时也已经进入漫长的极夜。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给这座大陆最北端的县城披上了一层厚厚的外套,在小城各异的灯光下,那层雪显出迥然不同的色彩。

    城中一处僻静地带,一处不大的庄园座落其中,走过如同棉絮一般的雪地,便是庄园中几处木质结构的别墅大宅。此时正值当地时间的晚上八点,墙上的挂钟敲了八下,壁炉里的炉火仿佛随着那钟声不停摇曳着。

    室内温暖如春。

    穿着短袖的中年男人坐在布艺沙发上看着一份中文版的报纸,他的阅读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目十行,墙上挂钟的分钟指向八点十分的位置时,一份厚报已经全部读完。他抖了抖那份报纸,轻哼一声,将其放在手边的茶几上。

    “动作还是慢了点啊……”良久,他才长叹一声,起身走向窗边,看向那庄园路灯下银装素裹的世界。

    一身长裙的女子出现在男人刚刚阅报的沙发旁,扫了一眼刚刚被男人用笔标出的地方,心中便大致有了数,走到男人身后,将手中的一杯白开水递了过去:“晚上就别喝茶了,影响睡眠质量。我看你刚刚看报时总不由自主地将报纸拿得远远的,等这次回去,要好好让李斯特医生帮你查一查眼睛。”

    中年男子接过那只盛着一杯白水的水杯,微笑摇头道:“我自己的眼睛还能不清楚吗?岁月不饶人啊,眼看凤驹都能带着阿尔巴特家的丫头进极地受训,就不得不服老了啊,孩子们都长大喽!”提到凤驹的名字时,中年男子的眉毛不由自主地扬了扬,眼下谁都知道,这宝贝孙子就是他的心头肉。

    女人微微一笑:“世界是他们的,未来是他们的,将来的一切都是属于他们的。只是,原本云道的意思是孔家的小孔雀或者罗宾柴尔德家的小九,你这顿乱点鸳鸯谱,也不怕打乱了你儿子的节奏?”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小孔雀,小九也都是极好的姑娘,但是要配我家凤驹,总差了那么点意思。大喇嘛噶玛拔希留下的闭口禅估计年后就该可以参悟了,眼下这个时候,还不到让他们儿女情长的时机。阿尔巴特家的小丫头是头小犟牛,跟着他进极地,主要还是为了磨砺他的性子,那丫头,用他爷爷的话来说,在德国的家里,就差没引爆核弹了!”

    女人露出一脸苦笑道:“你要是真给物色这么一个孙媳妇,你就不担心桃夭那边有想法?”

    中年男子微笑道:“夭丫头站得高看得远,是那个家里心里最清楚的人儿,这一点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只担心你那个侄女儿会不会到时候跳出来叫板,嗯,疯妞儿,人如其名啊!不过前阵子在美国那边,倒是难为这丫头了,从中斡旋的事情有多难,我是心知肚明的。可可,看到疯妞儿,我就会想起咱们年轻的那会儿!”男人的脸上难得露出些许嘘唏之意,转身看向身后的女子时,眼神里

    也极难得地出现了一抹歉意之色。“这些年,难为你了!”他看着女人良久,终于开口。

    女人心中暖如温阳,仰面看向男人,道:“有什么难为不难为的?那时候我们不是一起发过誓嘛,此生不解决圣教毒瘤绝不闭眼!跟着你一起,我也是在实现自己的梦想啊!”女人的眼角已经微微有了一丝鱼尾纹,她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梨涡,依旧如同年轻时那般光艳动人。

    男人转过身去,再次看向远处天空里依稀可见的绚烂极光:“人这一辈子很长,却又很短啊,很多事情我们都想去做,但最终若真能做成一件事情,那也真的是善莫大焉了!”

    女人看向男人已经渐生华发的鬓角,模模糊糊间仿佛看到了那个当年在山顶之上挥斥方遒激扬文字的年轻面孔,当年的他和现在的他一样,每一句话都能感染身边的人,他的每一次情绪的波动,也能让身边人随之起伏。这就是这个男人的魅力,让他足足痴迷了这么多年,而且她也会一直这样痴迷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阿尔巴特家族在华夏南方的生产线,按照约定已经准备启动了!”这个名叫王抗美、代号“红狐”的中年男人握着拳头,轻轻落在窗框上,“按这样的规划,不出二十年,华夏的化工工业水平应该能与国力相称了!”

    “当年你几乎差点儿牺牲在一线,就结下阿尔巴特家族的缘分,如今也总算是有了收成了!”女人轻叹道,“不过在不久的将来,阿尔巴特家族或许会因为继承权而面临着一场内讧,这些都是可以预料得到的风险,我们还是要提前做一些准备啊!”

    “不用担心,如果我的那位老朋友连这点问题都处理不好,那么也不可能带着那个二战后曾经几乎要倒闭的化工集团跻身世界五百强的前一百强名单。你不要小看了那个看上去有些猥琐可怜的家伙,他要是个傻子,就不会顶着巨大的压力娶拥有一半华裔血脉的夫人。”王抗美淡淡一笑,说起自己的老朋友,他一样胸有成竹。

    “嗯,这个老阿尔巴特的确还是有些手腕的,他如今跟德国的内阁关系莫逆,上次竞选,就是在他的协助下,才以百分之零点五的差距,将圣教的那个傀儡给压了下去。不过,商人毕竟是逐利的,眼下国内的情况,却不知道他能撑上多久!”阮家姑姑忧心忡忡地说道,“老美那边也盯得很紧啊,那个二傻子这两天又开始嚷嚷当年的北大西洋的共同进退了,他那条生产线启动后,那边应该给老阿尔巴特施加了不小的压力。”

    “放心吧,老阿尔巴特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知道什么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聪明的商人,又读不过不少史书,所以他很清楚,这是历史变迁过程中必然要经历的过程。”

    阮家姑姑叹息道:“纵观世界历史,这个星球上的头把交椅更迭时,总是要用战争来解决那些矛盾与纷争的,抗美,我有些担心……”

    男人转身,轻轻拍了拍女子的胳膊以示安慰,而后微笑道:“总体稳定、局部动荡的大格局短期之内是不会变的,两个超级大国掰腕子,其实痛苦的是那些周边的小鱼小虾。城门失门,殃及池鱼,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可不少!”

    院可可却叹道:“真正痛苦的是那些每天考虑着生计的普通百姓,也许痛苦一时之间传导不到他们身上,但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有些事情不太一样了。”

    男人再次转过身,看向窗外的极夜天空:“一将功成万骨枯,有些东西,是一代人必然要去承受的!”过得不久,他才又喃喃道,“这也是华夏民族能繁衍传承到如今的精髓所在啊,总有一天,那些人,包括圣教,他们都会发现,我们华夏人,永远都是一把筷子,折不断滴!”

    踩在雪地上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浑身冰雪的男子敲门而入。

    “先生!”那大胡子挪威人在门口抖了抖身上的冰雪,冰粒在门前扑嗦掉落,他又跺了跺脚,才推门而入。

    阮可可应景地倒了一杯高度的伏特加,递给脱掉外衣的大胡子的北欧人。

    那人接过酒杯,大口地一饮而尽,而后用挪威语说了一句:“太舒服了!”

    阮可可接过他手上的外套时,他嘿嘿一笑,竟用中文说了一句:“谢谢嫂子!”

    阮家姑姑顿时双颊一阵酡红,如少女一般的心思被人道破,本来到了这个年纪已经不需要太在意,可是那个叫王抗美的男人就站在窗边,偏偏还笑眯眯地看着这边。

    “我去给你们哥俩弄点吃的!”说着,阮家姑姑逃一般地离开了。

    那挪威男人哈哈大笑,走上前大大咧咧道:“这鬼天气,说来风暴就来风暴,得亏我跑得快!”不过,到了王抗美跟前,还是很恭敬地将拳头放在胸口行了一礼,“先生!”

    王抗美摆摆手,帮他取了肩膀上的一粒冰珠,问道:“一路都顺利吗?”

    那挪威男人摇头道:“被圣教的一帮杂碎盯上了,来了几个就干掉了几个!”他身上的衣物都是黑色,只有走得近了,才看到他的鞋面上还有不少的血渍。他拍拍壮实的胸脯道:“放心吧,两个孩子好着呢!尤其是你那个孙子,先生,也只有你能调教出那么厉害的小家伙了吧!”

    那面对千军万马也始终古井不波的男人难得自豪地笑了笑,孙儿被人夸奖,而且还是出自这个被人称为“北极之狼”的家伙之口,作为爷爷,他终究还是有些得意的,这便是隔代的一种特殊荣耀感吧!

    “不过先生,我回来除了报平安,其实还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一下,阿尔巴特家的那个小孙女,怕是要沦陷了!我的上帝,那孩子几乎天天挂在了咱们家凤驹的身上!不过我觉得挺好,老阿尔巴特虽然吝啬了点,但他那些钱财,最后终究是要传给自家孙女的,谁让他只有这一个后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