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神祇 > 第两千二百一十七章: 狂枭尊人!
    这世间,居然还有让龙邝害怕的人?

    “咳咳!”

    年迈的声音缓缓响起,虽然中气不足,但依旧能听出此人的修为绝对高龙邝一个档次。

    难怪龙邝如此害怕。

    “元天境的那个小子还没有找到?”说完,藏在暗处的老者咳嗽了一声。

    无端间,恐怖的灵魂能量伴着极致的黑雾涌荡而出。

    龙邝浑身龙威浩荡而出,霎时间便被这恐怖的劲风退散数百米远,捂着胸口,有些难受说道:“狂枭前辈,还在寻找!恐怕那端木擎天没有回到天蛮!”

    “这小子的来历你到现在还不清楚吗!废物!”狂枭十分不满,阴暗中,狠厉的劲风好似波涛汹涌!

    “砰砰!”

    刀锋一般划过龙邝的衣襟,发出刺耳的音爆声音,随即只听狂枭说道:“我就让你两件事情,一是那小子,二是再为我寻找一个七彩玲珑卵,你都没有做到!连这小子是天蛮哪个势力,你都不清楚吗!”

    龙邝沉默,随即眼神之中闪出一道狠厉的光芒,冷声道:“前辈息怒,龙邝正在努力寻找,相信不日就会有结果!玲珑卵我倒是有一些眉目了!”

    “哪里,在哪里!”恐怖的声音宛如鬼吼,嘶啸震天!

    可以看出,狂枭尊人对玲珑卵的渴望程度。

    二十多年,再一次找到一颗玲珑卵,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是的,不过此人被人重重保护,给龙邝一些时间,到时候一定能助前辈恢复实力!”

    随即,狂枭尊人不再说话,只略带满意地说了一句,道:“谅你也不敢造次!之前给你的秘法,你多参谋!”

    “谢谢前辈!”

    退出狂枭处,面如白纸的龙邝握紧了拳头,平日威风凛凛的气势骤然一变,阴狠的杀机狠狠掠出。

    “老头子,防我防得这么紧!到时候,用完你,必杀你泄愤!”

    说罢,龙邝回到自己的住处,目光凝动,一直回想刚才狂枭的对话。

    “若不是你如此在意端木擎天,我倒不觉得驭天宫有如此恐怖!想知道端木擎天的来历?我绝对不会告诉你!”

    随即,龙邝一脚震在地面上,金色的龙纹裂痕蔓延开来,无端间整座龙神宫爆发出凶悍的气机。

    “驭天宫,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烈阳当空,今日是一个极好的时候。

    金色的耀阳极为绚烂,大大的火球让整个天地金辉弥漫!

    一条扬长的大道上,一名青年和一名少妇正款款走着,正是从云仙古宗中出来的苏逸和菩提仙。

    云仙古宗位于天澜海域上空,位置约莫在无极大陆和中州大陆的夹角处。

    而混乱域则在中州的正西方。

    因此,借着云仙古宗,苏逸直接回到了混乱域中。

    此时的苏逸,是从遇见季涵诺的沙滩上,直接穿过小路,到达了大道之上。

    重游故地,苏逸不禁心中感慨良多。

    当日,自己被圣火逼得没有任何办法,死里逃生回到了混乱域。

    这才开启了自己混乱域的壮阔人生,可以说,混乱域是自己真正的发家地。

    “主人,这里便是混乱域吗?”菩提仙在一旁笑着。

    苏逸点了点头,目光望着宽敞的大道,声音低沉道:“这里是天蛮最野蛮的地方,但却是人与蛮妖兽最为和谐的地方,没有规矩,只有武力!”

    但是今天,混乱域却是异常的宁静,嗅到一丝奇怪感觉的苏逸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菩提,有些奇怪,我们赶紧到前面去!”

    说完,二人脚下微光急动,翻越几座大山的时候,就能看见很多流散势力的人成群结队地往外面奔逃。

    “他们好像都在逃命,此地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菩提仙看着下面急欲奔命的人群,说道。

    一言不发,已经感觉到事态严重的苏逸眉头深锁。

    心里有一种感觉,混乱域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轰隆!”

    正在这个时候,远处一道凶悍的螭龙声音响彻云霄。

    惊天的兽吼声化作道道空间涟漪,直接将山体轰出一个巨大深洞!

    苏逸一眼便能望出,那里是玄剑门的方向。

    “嗖!”

    管不了那么多,也来不及再去找流散势力的人问清楚发生什么事情,苏逸便朝着玄剑门而去。

    “啊!”

    而此时,玄剑门之内,久未谋面的季涵诺正与一帮散修对峙。

    满地的鲜血汇聚成河,长长的血迹将整个玄剑门变成了地狱一般。

    血肉腥臭的味道弥漫整个玄剑门的上空,谁也没有想到,三流势力中的玄剑门会变成这幅惨状。

    自山路蜿蜒到玄剑门顶部,一路上全部都是玄剑门弟子的尸体,断壁残垣,尸骨满山。

    “你们这群狗东西!不要靠近玄剑门!”季涵诺羞愤不已,身前的长衫破碎,露出一抹炫白的锁骨,春光无限,晶莹剔透。

    周身不断盘旋的螭龙气息,好似龙腾一般,在季涵诺的身前笼罩,大片大片的血液从季涵诺的胸口滑下。

    “玄剑门的大小姐,还不束手就擒?你爹逃了,求求我,我说不定会放过你哦?”对面噙着一抹坏笑的散修,桀桀狂笑。

    瘆人的阴笑声音响彻云霄,季涵诺一把将衣服扯上,只听身后一群受伤的玄剑门弟子不断倒抽冷气。

    此时的玄剑门,已经被重重包围,往日宏伟磅礴的玄剑门一夕之间成了血海炼狱。

    季涵诺眸光中杀意浓烈,恶狠狠地瞪着刚才说话的散修。

    “嗖嗖!”

    随后,身后数十道散修的身影回到玄剑门大堂之前。

    “季天复找到没有?”散修头目凝声问着身后,身后回复的人望见季涵诺之后,也是目露精光,低声说道:“老孟,让季天复那个老狗跑了!玄剑门的元皇强者,还是有些强势!不过邪道人他们去追了。”

    被称作老孟的散修点着头,嘴角一勾,狭长的目光轻抖.

    顿时,老孟一道凶悍的气劲对准季涵诺,说道:“没关系,季天复能跑到哪里去!”

    “如今整个混乱域,只要和苏逸有关的都得死!眼前这个是季天复的小女儿,他还能跑到哪里去!”